返回列表頁

  • 去年3月11日,日本宮城縣東方外海發生規模 9.0 的大地震,連帶引發海嘯,嚴重衝擊位於福島的核能發電廠。這場突如其來的天災迫使世人重新檢視核能發電所隱藏的潛在危機,也促使各國相繼下達停止發展核能的命令。 在福島核災即將屆滿一年的前夕,今天Café Philo哲學星期五邀請了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」的崔愫欣、「台灣東北角協合聯盟」的吳春蓉、「蘭嶼青年聯盟」的林詩嵐,分別代表全國性與地方型的反核聲音,他們沉痛的告訴我們核能對地方所帶來的衝擊與傷害,希望藉此省思台灣的能源政策該做的轉變,呼籲核能歸零。 根據世界核能協會(WNA)調查,在全球500多個已運轉及歸化中的反應爐中,選出14個地震風險最高的核電廠,台灣四座核電廠全數上榜。 台灣不只面對地震活動斷層危險,若北台灣發生核災,疏散範圍內的人口密度也超高(依據美國海軍建議僑民疏散範圍80公里內將有1000萬人,依據目前福島核災30公里內也有650萬人)。 核四只能使用40 年,每年僅能提供全國6%電力(事實上台灣電力從來不缺),目前造價已高達3300億(今年再生能源發展基金補貼額度只有20億),預估40年商轉完畢及除役總共要花費8043億(如果沒有再追加預算),若發生核災,比照福島狀況兩年就要2兆的處理費用(台北只要發生六級地震就有此危險,政府需未雨綢繆嚴加防範,而不是現前不去想不去做的逃避)。現在立即停下來只需賠100億。 用過的燃料棒最危險,目前仍以最冒險的方式在核一、核二、核三廠就地超量存放,已達十分密集高度危險的地步,長期置放蘭嶼的核廢料至今無解(簽約到期無視達悟族人的抗議)。人類使用核電54年(1956~2012),對核能問題束手無策,根本找不到安全的永久儲存地,芬蘭蓋了八年至今仍無法完工、美國內華達州「育卡山核廢料最終處理廠」計劃預算高達962億美元仍宣告放棄,核廢料是人類沒有能力面對的問題。 台灣工業用電是民生用電的三倍,而電價靠政府補貼(根本低於成本),用電越多財政虧損越大,國民黨綁架用電量高的產業,轉嫁外部成本,形成一個官僚產業的共犯結構。 不節能如何減碳,人類價值判斷要重新擬定了。聽著三位與談人的沉痛呼籲,他們用生命在捍衛家園和美麗山河,他們長期跟政府抗爭,為了我們自己和後代子孫,一定要讓核電「歸零」。這個政府還要獨裁到什麼時候?


    普世價值 / 濫權瀆職

       

上一篇:不向評選不公低頭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沉默鼓勵折磨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