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爬山時,和太太談起中正一分局,太太說她支持反服貿,但不支持聚眾圍警察局。問她為何支持學生佔領立法院、行政院,卻不支持「路過警察局,要求分局長踹共」?

    太太腦袋打結了,她從來沒有思考過:反服貿其實就是反威權。無論反核四、反國光石化、反大埔徵收,通通都是反威權體制,而中正一分局,就是威權體制下的一環。分局長永遠不允許公投盟路權申請,就是在服務威權,對抗公民社會。

    警察的職責是維護法律秩序,更是維護社會秩序。警察也許沒有能力判斷上級長官是否違憲,但警察的直覺應足以判斷上級長官的命令是否在破壞社會秩序。黃哲翰臉書貼文警察工會與「警察保護示威者」的童話故事》,告訴我們警察可以是人民的保母,人民保母做的事就是守護示威者。只顧法律秩序,不社會秩序,所言所行很可能只是捍衛威權的奴才,對社會安定、人權保障有害無益。

    同樣是衝撞體制,太太可以接受學生,卻對公投盟有意見。笑問太太:因為《公投盟》是台獨組織,形象不夠清新?太太想了想,然後點點頭。

    難怪馬政府沒有將33050萬人看在眼裡,因為裡面有很多人的想法跟太太一樣,支持學運,卻又擔心有人節外生枝,破壞了美好形象。有人跳出來提醒大家回到「憲法」的高度,人們卻笑他言語粗魯、動作不夠優雅,指責他逾越了法治的紅線。收回人民的集會遊行權利是分局長可以決定的嗎?收回路權是妨害自由或預防妨害公務?既然有爭議,為何不交給法院裁定,惹行政權恣意橫行之譏評?殊不知法治是約束有權力的人,但我們卻以為行政權可不受束縛,跟著掌權者便宜行事的邏輯思考,苛求起手無寸鐵,追求自由、捍衛人權的公民。

    電視新聞裡,一堆人跑到中正一分局獻花,支持方仰寧,說他是鐵漢,警眷哭哭啼啼說警察很辛苦,粉絲臉書上有人灌水膨脹分局長的支持度,在此同時,憲法賦予人民的集會遊行權利不見了,甚至有一天,連「路過」的權利都會消失。這是威權體制重現的「戒嚴」規範,誰是暴民、誰是路過,他們說了算,抗爭者一旦擔心自己被貼上暴民標籤而自我設限時,就注定被掌權者牽著鼻子走。

     


    普世價值 / 自由平等、憲政民主

       

上一篇:誰多放六天假?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外界聲音進不去的高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