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大女兒對學生運動有些抗拒,常聽到她挑戰媽媽說:你又不懂服貿,為何跟著反對?太太說:正是因為不懂,正是因為沒有人教我,所以我才要到立法院外面的公民教室聽課,女兒一時接不上話,母女的對話就終止了。

    關於服貿協議,有人因瞭解而反對,也有人因為瞭解而贊成,但對服貿毫無概念的人仍居大多數,在這些人裡面,大致有三種不同的反應:

    我不懂服貿,所以我沒意見!這一種人最多,他們通常懶得花功夫或沒有能力去理解,他們決定將自己的未來交給「菁英」來決定。

    我不懂服貿,所以我贊成!這種人屬於軍公教等鐵票部隊,他們吃的是公務員鐵飯碗,唯上是從,服務業好壞與他無關,換不換政權照樣是一個中國,他們覺得反對者不是太清純而被煽動做政客鷹犬,就是恐共而「逢中必反」。

    我不懂服貿,所以我反對!這一種人的公民意識最強,他們捍衛公民的權利與主體性,他們希望政府的資訊能公開與透明,任何決策必須符合程序正義,「行政命令」或「兩黨密室交易」絕不可以取代「兩岸協議」,與外國談判政治地位必須對等,特別是面對帶有敵意的中國時,千萬不能自我矮化。他們不是情緒性的「逢中必反」,而是有國安考量的「逢中戒慎」。

    在立法院抗爭的學生屬於第三種,如果不是他們,誰又會在乎我們懂不懂服貿?誰又會在乎程序是否正義,國安是否出現漏洞呢?他們是愛台灣的公民,不是自以為學生本分就是唸書的「去勢」公民,更不是上位者及部分媒體口誅筆伐的暴民!


    普世價值 / 公民行動

       

上一篇:當小希特勒要「和平」轉移…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生平第一次與警察對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