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網友在臉書上議論反服貿抗爭時指出:立法院外的學生明顯受到煽動,他們根本不知道被誰利用了,就像中國的89民運時的天安門學生,當共產黨大開殺戒時,那些慷慨激昂的學生領袖都安然而退,死的都是無知跟隨者。

    以為自己的眼花了,否則被譴責的人怎會是逃命的學生領袖,而非大開殺戒的共產黨呢?難道濫殺者沒事,逃命者有罪?臉書裡的留言,簡直一面倒向黨國權貴,罵起立法院內、外的學生,也毫不留情。有一臉友看不下去,跳出來仗義執言說:「醜化年輕人,不是對的事情。」當然,他也遭到一陣圍攻,而其中一位是移民美國的軍中老長官。

    老長官若有所指地說:「這些年青人是某黨政客打手,你有去現場看過嗎?沿路都是台灣獨立的宣傳車標語、文宣!與服貿有關嗎?」不過,我倒想請教老長官:您自己有去過現場,坐下來聽聽教授、學生們在訴求些什麼嗎?如果您願意跟我一樣,只是靜靜的站在他們的四周,然後用心去聽、去感覺,您可能會流淚的。至少,我的泛藍太太流淚了,即便她一開始也有些抗拒。

    我能理解每看到、聽到「台獨」的時候,老長官的神經系統就會自動警戒,這其實不是我們的錯,是黨國領袖將我們訓練成仇恨台獨的殺人機器。事實上,在某政黨成立之前,我們就已經將黨外的政治團體視為敵人了。很想跟老長官說,台灣獨立的宣傳車、標語、文宣,真的不是什麼牛鬼蛇神,如果仔細去看,您會發現那些開車、舉旗、發傳單的老伯伯其實年歲已高,而這些擁有幾十年社運經驗的老將,卻甘心在這個時候放下身段,為現場的學生清理垃圾。當我看到這個畫面的時候,心裡面好悸動,我想,如果換成是您,應該也會。

    或許,您會覺得他們抽煙、說台語,甚至嚼檳榔,看起來好像沒讀過什麼書,其實,他們的素質和他們對台灣的愛一樣,絕對不會輸給你跟我。我們曾自詡為保家衛國的革命軍人,貫徹「領袖」的意志就是我們的使命,但這些長期站在領袖對立面的人,明知主張台獨可能會人頭落地,卻依然前仆後繼。這群人到底在想些什麼,又堅持些什麼呢?我們真的很難想像。

    其實,他們只想保存台灣的完整,但我們卻不讓他們決定台灣的未來當深愛這塊土地,卻又必須眼睜睜看著它陷落時,這份無助地痛苦是很難描繪的。至少我知道我的泛藍太太在聲援立法院的學生之後,當再看到國民黨權貴回應民意的嘴臉時,內心是相當痛苦,也想飆罵三字經的。

    老長官,服貿是福是禍,當然和中國併吞臺灣有關。試想,如果中國沒有《反分裂法》,沒有對準台灣的上千枚飛彈,如果中國是一個民主法治、尊重人權的國家,如果中華民國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,還會有人擔心台灣的主體性被統戰吞蝕嗎?如果台灣,真的是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,就請您敦促國民黨黃復興黨部勇敢地跟對岸說「不」,不要再跟共產黨在黑箱裡搞曖昧了,不要再一味護衛兩岸政商權貴的利益了。

    中國內戰已經結束,「兩岸關係」早已不是兩岸國共雙方「黨對黨協定」可以說了算,海峽兩岸的人民都是獨立自主的自由人,要「政治協商」必需先確定兩岸的「政治存在」是平等的,先確定兩岸同在「民主自由架構」下,才可能彰顯平等的「政治對話地位」,也才可能彰顯做人的尊嚴。人民自由意志不能再被驅使奴役了,台灣主體性不能再被呼攏忽悠了。

    中國要與歐美國家平起平坐,不能靠公安維穩;中國要讓歐美國家尊敬,要靠每個國民的平等自由與獨立。臺灣的獨立存在,是中國政府放棄集權專制的試金石。


    普世價值 / 公民行動

       

上一篇:當政府背叛人民…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他其實看不起軍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