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學生佔據立法院後,某大學教授在臉書上PO文今天上課要點名,同時敬告佔據立法院的學生不能代表他,請不要濫用「全民」二字。無獨有偶,聯晚的社論也在談「誰請你代表人民了?」字裡行間,細數著學生的種種「劣行」,在親中媒體的推波助瀾下,這群學生被打成了「全民公敵」。 

    教授的「全民」代表說,其實也不能說他不對,畢竟學生「逐條審查」的訴求「僅佔」70%民意,當然不能代表民意「仍有」9%的總統,即便他們屬於「反對」審查的極少數。

    教授也可能贊成「審查」,但無法接受學生佔據民意的殿堂,覺得這樣的「佔領」方式有失體統。然而,到底是誰佔據了立法院?是監察院院長口中「人神共憤」的學生,還是只聽黨意,卻對人民聲音置若罔聞,然後躲在廁所旁,30秒內將你我未來一併打包送給中國的張慶忠?當然,這裡的「人民」不代表「全民」,至少不代表在這一次協議中獲利的大財團,不代表黨國權貴,不代表捍衛自家既得利益的死忠部隊。

    其實,立法院本就屬於人民,且佔領的這一、二天,既沒廁所、也沒空調,最後,學生不是在課業壓力下回到教室,就是被鎮暴部隊給抬了出去。然而,國民黨佔據台灣、竊取人民荷包幾十年,卻很少聽到這些人出來主持公道。難道,跟權貴站在一起譴責弱勢人民才是王道?

    傍晚時分,深藍岳母問淺藍太太:「立法院的學生在幹什麼?」太太忿忿不平地說:「馬英九準備將台灣賣給中國,台灣以後的老闆都是中國人,年輕人將更難找工作,薪水也更低了,被影響的包括二位孫女。」岳母聽了很生氣,轉頭跟大女兒說:「共產黨不可靠,妳也應該去抗議!」連87歲老太太都知道該怎麼做,怎還有人笑說學生無知,受人操弄呢?

    在我的心裡,這群學生已具備第一等國民的素質,他們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向國際發聲:「台灣有難、國家有難」,也讓意興闌珊的國內媒體,重新聚焦在協議審查的「程序正義」上。程序正義是普世價值,沒有誰代表誰的問題。

     


    普世價值 / 公民行動

       

上一篇:泱泱大國沒有分離的焦慮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國會殿堂動人的一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