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早上,Scott說他正在寫作業,寫一封給上帝的信。這提醒了我,每天寫日記的態度。

    基隆228演出遇上港邊的濕冷天候,某種程度,此刻的海港有著1947年的味道,歷史中的228,臺北是全臺沸騰的開始;基隆,則是黨國力量抵臺血腥鎮壓的開始。武裝部隊上岸那一天,就是今日3月8日。

    謹記放鬆點做,但前晚還是準備到凌晨3點。挑選兩首詩,加上自己整理的228基隆事件表,其中一首李敏勇的詩想嘗試用台語念,分別請教友人,華語的寫法有點難翻成台語,雖然兩人看我念的零零落落,善意說可以念華語,我還是決定一半用台語,或許表現不完美。那是我的心意。另一首詩臨時想替換,我覺得少了女性的角度,228事件中犧牲的多為男性,但背後承擔的多是女性,於是打電話給張芳慈,她很慷慨提供詩句。

    感覺有備而來,對於現場的不確定狀況能放鬆迎接。很多人來跟我建議流程,我搞不清誰是誰,雖然他們的提議有時候是外行,但聽到的就是對方的高能量,原本對我們有些防衛,現場看到我們彩排的水準之後,大家似乎開始重視這個節目。真的,最佳的迴向,就是做好自己,這比事前抬出的文宣口碑更能贏得尊重。

    開場儀式後,是致辭和遊行,原估計長達一小時,所以我先告知團員可在旁邊咖啡店休息,Scott跑去車上休息,兩位女團員決定去其中一人家(在附近),我一個人留守濕冷的帳篷內待命。沒想到才半個小時,去上廁所的時候看到遊行隊伍已經回來廣場,糟糕了,緊急連絡Scot和團員,兩位女孩肯定來不及加入!眼看著眾人坐定,不得不開演,我和Scott只好先上場,我試著先致詞,講到沒話講了,只好和Scott即興演出,記得唱了好久,每次旁邊有計程車出現時,我就期待是團員,可是一直等無人。

    即興結束,我跟Scott耳語「怎麼辦?」,他建議唱原本第三首歌,這對我是很大的挑戰,因為原本的曲目是有設計過的順序,這下子全都打亂了,辛苦彩排也無用了。終於,看到後方遠遠的兩個跑步人影,天啊,這倆人沒趕時間搭計程車,竟然走路來!我隨即介紹下一首歌曲,兩人幾乎沒有喘息,馬上坐下彈奏第一個音。後來發現Scott匆忙中也沒有穿上我特別帶來的圍巾,唉,費了一晚心思…….看到自己對表演上還是有期待,對突發狀況仍有抗拒。不過這真的是超乎我能處理了,早先我就建議過流程不要把音樂拆兩段,等候的時間太久,加上沒有休息空間,對演出者是不理想的狀態,但教授仍執意這流程,也就只能接受。

    整場活動主要讓我感動的,是參與的民眾,風大雨大,仍聚集了百位民眾,穿著雨衣遊行。回到廣場時,一個人也沒有少,每人手持著菊花、專注觀賞演出,結束後許多民眾來跟我們握手致謝,分享他的感動。光是為這些人演唱,就覺得很有意義了,尤其在這樣一個地點,1947年殺戮的第一個現場。

    會後,我主動拿了一朵菊花,拋落海面,獻給所有為台灣民主運動犧牲的亡魂。

    延伸閱讀:《1947年,三月八日,基隆》(張之豪)


    臉書後記:

    在基隆港,演唱228追思,為什麼是38日?因為是武裝軍隊上岸的日子,殺戮的第一天,從港邊開始。

    結束後走在濕冷的港邊,瞥見一位老人,只穿短褲和小飛俠雨衣,沒有雙手,脖子掛著一籃玉蘭花。

    他和我隔著水道反向行走,我馬上繞回追上快步走的他,問花怎麼賣,他說30塊,然後又重複說了一串話因沒牙齒,我聽不懂,只是好心疼他穿得這麼微薄,叫他去車站裡比較暖。

    謝謝帶來花的清香,希望您也收到我的祝福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人籟萬千 / 藝術人文

       

上一篇:臺灣已經成年不能再造「孤兒」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聽客家人要尊嚴要自由的嚮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