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租了一部車子,載著太太、大女兒走訪陽明山,我們從金山上山,第一站是八煙聚落。山上開滿了花,有紅櫻花、白櫻花,還有五顏六色的杜鵑花,海芋當然也不會缺席。

    車程中,大女兒問起國花,她說日本的國花比較像是菊花,日本警車都有菊花徽章,日本護照封面使用的也是「菊紋」,但她不知道「中華民國」的國花是什麼。跟女兒說,不急,我唱給妳聽便知。

    梅花梅花滿天下,愈冷它愈開花,梅花堅忍象徵我們,巍巍的大中華。

    看啊遍地開了梅花,有土地就有它,冰雪風雨它都不怕,它是我的國花。

    拉開嗓門,唱起劉家昌的成名歌曲《梅花》,奇怪的是,37年前的老歌,而我居然記的很清楚。問大女兒:長這麼大,可曾看過梅花?大女兒搖搖頭。我於是自言自語:真奇怪!明明沒有幾個人看過這朵花,卻要說成「遍地開滿,有土地就有它」。太太接腔說梅花只開在台灣的高山上,梅花長在中國那邊,不是台灣。

    是啊!梅花根本不是長在台灣,卻要說它是我們的國花,還說什麼三蕾五瓣,代表三民主義及五權憲法,被迫天天聽這首歌,而且唱得越大聲就代表越愛國。跟太太、女兒說:不只國花在吃台灣人的豆腐,憲法其實更是吃人夠夠。聽我這麼一說,她們的臉上顯露出好奇,似乎不曾聽人這樣說過。跟她們說:台灣人明明不曾參與過制憲,腦海卻被灌輸要接受憲法裡的秋海棠領土,被強迫承認孫中山是國父;明明制憲的時候,台灣還屬於日本,當時中華民國憲法裡的領土根本不包括台灣,卻要說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。

    上面的這一段話,在後面的行程中,驗證了。

    一行人來到了擎天崗,在牧牛區附近有一塊說明板,上面是這麼寫的:昭和九年(1934年),日本人設立「大嶺峠牧場」,名為「台北州営共同大放牧場」,開始耕牛寄養制度是日語たむけ(tamuke)的漢字,意思是「通關」。

    跟她們分享說:這裡面有昭和、有西元,卻沒有民國,這就對了。當時的台灣,跟中華民國一點關係也沒有,太太聽了有些訝異。跟太太說:不要再用「民國」來表達年份了,當我們這樣用的時候,就無異全盤接收國民黨的洗腦了,誤以為中華民國擁有台灣是理所當然的。

    其實,在上世紀50年代,要是沒有國民黨,臺灣不會赤化,美國因為韓戰一定要派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,但國民黨要是沒有臺灣,就得落腳在菲律賓成立流亡政府。前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長郭廷以1975年香港中文大學出版《近代中國史綱》全書最後一個註解就提到:「臺灣某要人私下語人,謂韓戰是國民黨的西安事變。意思是西安事變救了共產黨,而韓戰則救了國民黨。」


    普世價值 / 歷史人文

       

上一篇:溝通不是為了改變對方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以世界大廠牌為客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