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岳母沒有讓任何人知道她再嫁然後離婚的這件事,當初不解,後來才明白,在華人社會裡,寡婦再嫁是需要承受許多壓力的,尤其又是離婚收場。

    岳母不高興時,我跟太太幾乎都是想盡辦法討好她,甚至花錢買禮物送她。討好,讓壓力暫時解除,但過沒多久,又會重來。如果選擇對抗,長輩往往會變本加厲,也會運用道德壓力逼迫晚輩就範。通常,我們順從了,然而,類似的矛盾,從未因此而消失。

    921過後的某次休假,我跟岳母吵得很凶,但我最後還是順從了,並且下跪、拍打自己,希望能藉此表示自己的孝心,就像臣子在君王面前宣示效忠一般。不過,自己的心裡很清楚,這樣的動作很假,而岳母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。

    順從的好處很多,它讓我得以閃避「對立」時的痛苦,可以將責任丟給他人,有時候也可以獲得獎賞,如果為官,就有機會獲得天子的賞賜而加官進爵。

    一大早,岳母接到電話,前些日子幫朋友鉤的一條圍巾,朋友說被兒子拿去用了,岳母聽了很高興,一直希望跟身邊的太太分享,但太太卻急著上班出門。無奈於岳母的緊迫盯人,太太於是跟岳母說:不要再說了,這麼大聲,有人還在睡覺。

    岳母有些窘,想給出禮物,對方卻不領情,於是告訴太太,「這一次先記著,下次一起跟妳算總帳妳以前都不會這樣」。岳母的不高興,逼得太太連忙改口說:不是這意思啦!是說有人在睡覺,怕吵醒結果,岳母回說:「家裡的狗在叫,也沒聽妳嫌二句」。觸到岳母的來勢洶洶,太太三步變二步,加速脫離現場。

    過往,聽到她們母女鬥嘴,我都會對號入座,總以為她們的不愉快跟自己有關,特別是聽到那一句「妳以前都不是這樣」,心裡面都會不安地聯想:難道是在暗指認識我之後?當然,這樣的聯想是苦澀的,無助於關係的發展。不過,今天再聽到同樣的這一句話時,腦袋裡的翻譯機卻出現了另一種詮釋:「岳母希望跟太太回到關係的原點,一種沒有成見的認識。」當這樣看時,心是開的、溫暖的,是懷著希望的,以致於聽到「家裡的狗在叫,也沒聽妳嫌二句」時,一時忍不住,竟噗嗤笑出了聲。

    見我笑了,岳母也跟著笑了起來,我們都在笑聲中重獲自由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我的家庭

       

上一篇:對自由的想像…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與神同在同息叫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