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 

    飛特族(Freeter),這個由日本人創造出來的詞彙,連結英文free與德文arbeit(勞動) 而成 freelance arbeiter(フリーランス・アルバイター),日文意指非正規雇用的員工,專靠兼職打工維生的人。

    今天看一部日本窮忙族(ワーキングプア)的紀錄片,看完心情很沉重,很多人非常努力的工作,卻像掉進蟻螄陷阱的螞蟻一樣,很難靠自己的力量再爬出來。

    窮忙族一詞是來自英文的Working Poor(工作貧窮),原意是指一些每週工作40小時或以上,而所得的薪資尚不及最低薪資或貧窮線的員工。對這些員工更準確的名詞應該是「勤貧族」,亦即很勤奮但很貧窮的員工。

    物價上漲、通貨膨脹、貧富差距愈來愈大,很多人都擁有高中大學的學歷,不乏中年失業打三份工還無法讓子女安心上學的,更有流落成遊民的,還有整個村完全滅村的。

    日本勞工中每4人就有1人是「窮忙族」,非正式員工(目前佔1/3)中的窮忙族比例更高:兼職人員有 93.2%是窮忙族;時薪人員是87.3%;派遣人員46.2%;約聘‧特約人員42.4%。據估計,非正式員工一生的終生所得,大約只有正式員工的五分之一左右。「窮忙族」持續增加,接受社會救助的家庭越來越多,持續擴大的所得差距,很多由「窮忙族」淪為遊民,失去人的尊嚴。

    窮忙族的產生絕不是個人的事,它所引起的連鎖反應更是波及到子女教育、金融體系、社會問題等。

    工作貧窮的家庭,因缺乏資源為子女提供好的教育機會,易使貧窮問題延續至下一代,造成「跨代貧窮」。當工作貧窮擴及高學歷的年輕人,代表社會製造出一整個失敗的世代,而高學歷者應付貧窮的方法為不生育,將會造成低生育率的後果,而低生育率也會打擊內需,造成惡性循環。

    反觀台灣,在2012年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的統計資料,未滿30歲、30至34歲、35至39歲三個組群的平均年所得,都低於15年前的水準。但消費者物價指數漲幅已是15年前的16%以上。對於整個青年就業人口都有落入在職貧窮的風險。

    台灣因油電雙漲導致的物價上漲,與炒房的房價高漲,為存錢買房、貸款,必排擠消費、生活、教育等費用支出,高房價拉大貧富差距並禍延第二代

    台灣貧富差距不斷擴大,使得許多年輕人成為窮忙族,2010年行政院主計處調查,當年月收入不到三萬元的受僱者有三五九.七萬人,占總受僱者約四成五,其中更有一○三.八萬人月收入不到兩萬元,已經連續兩年突破百萬人,窮忙族愈來愈多。

    工作時間長、忙到爆,薪水還是很微薄的窮忙族,許多行業的員工起薪只有2萬多元,但是工時卻是天天超時,換算成時薪甚至還不到80元,加上動不動就得加班,想兼差都沒辦法,窮忙族各個是苦哈哈,許多25~40歲的成年人不敢結婚、生小孩、買房子,根本想都不敢想!

    台灣有相當部分的時薪制工作低於基本工資,部分僱主規避最低工資或勞基法規,主要方法是使用責任制,強迫加班但不給加班費,另外也大量使用時薪制、人力派遣勞工、低薪實習生以及業務外包,醫院及慈善團體喜好使用志工來節省成本、也容易增加在職貧窮。

    台灣很多都是依賴家庭苦撐,政府並沒有提供任何協助,甚至不斷製造人才與資金外流、掏空國家資源、債留子孫,造成階級和世代的雙重剝奪!

    生存權與受教權是最基本的人權,也是做為人的尊嚴的底線,更是政府最核心最基本最重要的工作,可是政府還是不願面對,只是坐在象牙塔裡打高空而已,因為政客們深知窮忙族太窮太忙根本沒力氣也沒心情去投票,這些人早就放棄公民的身份,他們活在社會底層,苟延殘喘,放棄投票或賺一點選舉走路工(乘投票率低的時候出賣自己的一票),政客們一向不會站在中低階層的工農勞動大眾這一邊,對他們更加漠視,要讓貪腐的國民黨永遠下台,人民才有機會回歸正常的生活,窮忙族也才能納入制度徹底來解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  普世價值 / 世代正義

       

上一篇:政治力介入下的司法改革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危險的宗教盲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