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下午的法會,師談到了華人與西方世界的宗教現象。師舉例一位牧師大約牧養100位基督徒,但台灣法師的信眾卻動輒百萬,按照這樣的比例,講解聖經的牧師數量應遠高於佛教法師。

    師以日本明治維新為例,認為唯有「脫亞入歐」,華人才有可能被西方國家尊敬。亞,象徵著華人文化中的大家長制;歐,則是人權與主體性的表徵。

    以佛教為例,師認為華人的法師早已習慣大家長制,也都相信君王政治比民主政治更適用於中國。印象中,淨空老法師似乎不喜歡「公僕」兩字,他認為領導人就是父母官,僕人不見得愛主人,但父母一定會疼愛子女。姑且不論法師君臣子民的譬喻是否恰當,但看中國過往五千年的歷史,就知道皇帝傳位嫡長子,必定引來兄弟鬩牆,甚至骨肉相殘,即便兄弟深諳溫良恭儉讓的表面功夫,也阻止不了身邊讒臣小人的離間。淨空法師說皇帝一定會請很多的好老師教導太子,但沒有人能保證嫡長子智能兼具,事實上,歷史上如阿斗般的昏君如過江之鯽,太子間血腥奪位亦從未止息。

    華人的法師相信大家長制,也教導他們的信眾不要接觸政治,甚至要一味順從公權力,他們不敢想像梭羅的公民不服從,也無從理解霍華德·津恩(Howard Zinn43年前的演說或許,有了與朝廷良好的關係,他們才有機會擴大自己山頭的版圖。宗教勸人為善,然而,扭曲自己的「真」性情、不相信自己是主人、不尊重他人的主體性,而這樣的人所行的善,可是真正的善?

    「禪師」的工作就是幫助人們回到自己的最真,忠於自己的天命,幫助人們在關係中實現自由。因為唯有自由,真情才會流動。

    延伸閱讀:有靈魂的自然人


    人籟萬千 / 道法自然

       

上一篇:美國是佛法最夯的國度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我們能給孩子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