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在中國人的思維裡,習慣凡事以「大局」為重。 文林苑是一個例子,所有贊成強制拆除王家的朋友,不外乎秉持一個理由,那就是少數要服從多數,犧牲少數以成就多數人的利益,在中國是天經地義,也是理所當然的。個人財產如此,身家性命也不例外。 當有人質疑228大屠殺,當有人問起國民黨軍隊的槍口為何要對內、朝向人民時,中國人便會說,228殺個1萬多人算什麼,中國人在日本南京大屠殺時,一次就死了30萬人。日本人殺中國人,罪不可赦;中國人殺台灣人,是為了安定國家,避免被共產黨滲透、破壞。請一切以「大局」為重! 軍隊射殺手無寸鐵的老百姓,是為了顧及國家安全的大局;戒嚴、濫捕、抹黑、暗殺異議份子,是為了穩定國內政治的大局;強迫蘭嶼達悟族人忍受核廢料,是為了成全經濟發展的大局;沒收國旗、改舉五星旗,是為了成就兩岸和平的大局;開放美牛瘦肉精,是為了開創台美關係的大局;而強徵人民土地、房屋,更是著眼於都市更新的大局。處處以大局為重,沒什麼不對。但弔詭的是,怎麼都是以犧牲人民、犧牲弱勢族群的方式來成全大局?而所謂的「大局」,說穿了,不過是國民黨以保護自身利益為出發點的算計,方便愚民而已。國家利益從來只是一個幌子,因為黨的利益凌駕國家之上,所謂的人權更是等而下之。 中國人被列強欺凌夠了,希望自己也能有翻身的一天。於是乎,中國的知識份子開始批判、反思與改革,也發展出一套「中學為體、西學為用」的理論。表面上看起來四平八穩,中西方各取所長,兩邊也都不得罪。實際上,在自卑又自大的心理作祟下,中國人只擷取了西方的科學,僅仿效了西方賦稅、教育、軍備等制度,攸關立國精神的民主共和、三權分立與天賦人權等基本價值,卻反而被這些人摒除在外。對於習慣統治與被統治的中國人而言,他們打從心裡認為這些基本人權和「中體」格格不入,更無法捍衛特權集團的利益。 在西方先進國家,類似公權力強制拆除王家祖厝的行為,已嚴重地侵害基本人權,而等級如228屠殺的殖民暴力,更已經嚴重觸犯反人類罪,是必須留下完整的歷史紀錄,是必須經過轉型正義的審判與懲罰。然而,人權概念並不存在於中國人的思維裡,統治者更不可能施予人權教育。國共兩黨在海峽兩岸各盤據了一甲子,但奴仍舊是奴,聖王明君成了奴才們不切實際的幻想,我們在封建思維中打轉了幾千年而不自知。 「文林怨」是一面鏡子,我們在鏡中看見基本人權受虐後的傷痕。「文林怨」也是一面照妖鏡,黨國不分的禍害在鏡中無所遁形。人權,非但不是統治者口中的毒蛇猛獸,反而是中國人實現「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」的契機,這才是華人深心嚮往的「大局」。 有一天,當我們向外國朋友介紹我們的國家時,我們說的不再是中國人曾經辦過奧運,也不再提台灣錢淹腳目。讓我們引以自豪,願意大聲說出的是我們為捍衛人權所走過的路,儘管一路上是如此地顛簸。


    普世價值 / 自由平等、憲政民主

       

上一篇:詐騙集團的典範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司法的靈魂在兩公約的精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