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母親前天來電,感覺她的精神與心情較前幾天好了許多,居然可以在電話中跟我開玩笑。母親說我聲音小的像小姐,說我都叫大哥傳話,難道我跟大哥說的是外國話,怕她聽不懂?

    母親的話語,逗得電話這端的我呵呵笑,雖然她聽不見我的笑聲。在這個當下,跟母親說話,不再像以前那麼緊張與用力了。母親像面鏡子,提醒我天天要將笑容掛在臉上,將笑聲傳播出去

    出門前,岳母煮了一鍋白稀飯,蒸了一條香腸,說大女兒想喝稀飯。說完,將手上的香腸皮拿給我看,說蒸之前,就已經將香腸去了皮。眼觸,直覺沒皮的香腸很奇怪,心裡面也有聲音:「這樣誰會想吃?」雖然如此,還是問了一句:「為什麼要去皮呢?」岳母回說:「皮太厚!」原來心想,如果不知道她心裡面在想什麼,又怎麼溝通呢?

    「下一次,等蒸熟了、切片了,想去皮的人,自己去皮,這樣就兩邊都照顧到了。」岳母欣然點頭,如果有更好的選擇,誰會不要呢?

    昨天母親一早來電,說腦袋昏沈沈,要我幫忙在署立醫院掛號內科。天無三日晴,每天都在變化,用電腦掛了家醫科,隨後便接到大哥的來電,希望我回家勸勸媽媽,不要拿了藥不吃,還每天都想去看病,他說他自己有高血壓,實在沒辦法繼續周旋。

    決定取消醫院的掛號,並回家一趟瞭解狀況。了解母親每次頭暈,都是發生在她跟大哥不愉快之後,心情不好就東想西想、睡不好。她說去大醫院,其實是希望有機會住院,我想,她或許是希望暫時找個地方冷靜一下。

    大哥建議到附近的診所量量血壓,於是三個人步行到診所,大哥走在前面,我則攙扶她隨後跟著。一路上,母親又數落了大哥一些,心想,一輩子看自己親子關係的無,不看親子關係的有,真的很辛苦!途中,大哥頻頻回頭看我們,我提醒母親注意看,這其實就是大哥關心的方式。

    晚上,岳母跟太太談到補牙一事,岳母說她年紀大了,用不了幾年,能省就省,感覺她的話在試探,希望旁人能幫她確認。太太沒聽出來,忙著說自己的,沒兩下子,兩人的火氣就冒了上來。我說牙齒的問題不能拖,吃不好,整個心情就不好,聽到我這麼說,岳母笑了起來,說她明天就去補。其實,即使我不說,她也會做同樣的動作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我的家庭

       

上一篇:同性戀:另類的愛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《詩篇60:8》的丟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