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見到孩子們以漂白水消毒房間地板,岳母一時興起,想要以漂白水洗滌洗臉用的毛巾。聽到岳母如是說,心裡面冒起「真沒常識」的大泡泡,隨即告知漂白水的刺激性太強,連孩子們擦拭地板都需要戴手套。岳母笑笑,點頭,似乎聽懂了我的意思。見到岳母的笑容,反觀自己方才的說話太用力,而且沒有解決她的問題。放鬆一下,然後提議用水煮沸的方式消毒,岳母同意了,但她堅持要自己來。

    不銹鋼的容器不夠大,毛巾無法一次全部放進去,我提議分批煮沸,岳母則想要用炒菜鍋。聽到「炒菜鍋」三個字,一個大泡泡又從心裡面冒了上來,一個是炒菜,另一個是洗臉,兩個怎能混在一起?聽到我的連忙「導正」,岳母依然笑笑,然後放下了炒菜鍋的想法。

    岳母最後還是選用不鏽鋼的容器,跟她說煮好之後,我來用洗衣機脫水。岳母說她用手擰乾就好,我回說手不容易擰乾,洗衣機脫得比較乾。

    最後,整個過程,雖然都照著我的意思走,但我卻感覺很狼狽。

    彷彿我是家庭衛生科守衛,身心變得緊張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我的家庭

       

上一篇:照見異性元素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美國有了中國租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