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晚上用餐的時候,阿臭說到他的「志工時數」有著落了,前陣子她還在為時數不夠有一點點的煩惱(她的煩惱只有三分鐘而已),現在的12年國教,要學生有所謂的志工時數,這些是會影響的分數的。一些有關係的人,像是老師、公務人員等,早就已經把自己的子女安排進一些圖書館之類的地方卡位,所以不用擔心時數不足,而沒有關係的人,就只能靠自己。

    阿臭這學期,因為老師缺一些「人手」幫忙一些事務,像是記分數、釘文件、送公文之類的,所以就請同學來幫忙,順便「賺」時數。

    志工,原本是一種無所求、在行有餘力之時,願意在自己可以的能力範圍內去協助需要幫助的人,英文的字典不也是寫:volunteering is the practice of people working on behalf of others without being motivated by financial or material gain. 為什麼一到台灣,這個字,就成了為了「分數」而付出的事啊

    教育,應該是要培養我們可以獨立思考能力,這個教育到了華人的社會,就成了追求功名利祿的工具。覺得台灣的教育很悲哀。

    阿臭之前被記了不少過,現在要消這些過,就要立功、就要付出努力蒐集各個老師的印章來背書消過,20個章可以消一個警告,120個章可以消一個過,她說:我消到現在只剩下一個過和三個警告啦,很快就可以消完了,我消過的速度很快啦

    阿臭在被記過後,我們可以分析事情給她了解,讓她知道問題在哪裡,所以被記過的時候,如果是她的問題,她會去檢討自己,如果不是她的問題,同樣的也建立了她的公民意識和自我思考能力。但不是每個家庭都有時間、方法去告訴孩子這些事,如果小朋友對於記過、消過缺乏正確的心態,是不是也是一種誤導!

    教改路上,我們真的越改越完蛋,原本想讓下一代的課業壓力減少、可以讓他們有多元的學習,但是在「分數本位主義」、「名校(資源分配最好)主義」之下,再怎麼樣的教改都是失敗的。

    華人講人之平等,惟在道德」,除了道德以外,華人肯定身份階級的不平等。荀子說:「君子既得其養(享用),又好其別(身份等差)。」華人文化視血統、出身造就的貴賤貧富為宿命,視城鄉差距、貧富懸殊為共業,以致對公共議題(生態蹂躪、課稅不正義等)不太有感,對中華黨國的専權(黨國不分、行政凌駕立法司法)司空見慣,公民意識貧血那也難怪689萬人會選出這樣的台灣總統。

    原本是無所求付出的志工、竟淪落為賺取分數的工具,再看看立法院、教育部那些在訂教育法規、在做教改的人,幾乎都是貴族──享有資源最貴最好的一群!這樣的教改人員,不會了解教育真正需要的是什麼,特別是每次我一看到現在的立法院副院長,聽說她之前是教育委員會的,我就會覺得台灣教育如此失敗不是沒有原因的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教育現場

       

上一篇:遊說關說不是行賄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性感是生命力的流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