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隨順著身體的需求,睡了一覺。醒來後,腦海裡浮現白日的疑惑,或思緒。

    法身是甚麼?生命是甚麼?自然是甚麼?其實,師都給過了答案,但如果自己不能時時保持虔誠和中正,答案給了千遍也是無用!

    回想著師開示的「沒有過去現在未來,只有當下,一劍倚天寒 ,兩頭俱截斷的當下 。」當下是甚麼?

    自然,一定是充滿喜樂的吧?想起了師開示的「法就是自然」。

    起身做定課吧!

    泡一杯咖啡,烤兩片吐司,突然就感覺幸福了起來!能受用生命,也不是理所當然啊!生命的本然,應該就是如同此刻一般,充滿自在與喜樂吧。發現了很奇妙很弔詭的衝突與對照。

    在受用中,看到這兩日的抓取。想想,習氣之所以稱為業障,就是因為我讓它障礙住了真正真實地去貼近生命本然的自在、歡慶與喜樂吧?!我抓住了想蘊,想蘊便成了我的對象,原本無我的想蘊,就成了障礙自然流動的「魔障」。然而,想蘊也是無我的吧?呵呵,如此說來,「魔」其實只是「虛張聲勢的假我」那個不入流的傢伙罷了!

    呼吸推拿中感受寂靜,感受寂靜中無聲卻充滿喜樂與歡慶的震盪,那是大地在我生命理的顯化,那是神是師是至純至性在我身上作的工。

    依止身體,就看到了身體的自然與單純。

    在呼吸中感受生命,突然感覺,生命本身就是慶祝,我能呼吸,不是理所當然啊!自然而然的戒,是依止中心線,是感受到生命本然的虔誠和莊嚴。

    忽然發現,我一直把一無說的戒放在心上咀嚼。

    不思考是邪惡的平庸。體驗他人生命的智慧,忽然發現,提出疑問,是不願意輕率接受或不接受,不是質疑對錯,而是認真對待,然後用生命認真體會,有了真實的受用,才能將他的智慧內化成我的經驗。

    忽然發現,過去那種「不想活下去」的想蘊亂流,本身就是傲慢與造作的暴力!生命與身體是佛陀的禮物,是無相無對象的無我,我卻輕然造次,不禁感到深深深深地慚愧。

    夜裡轉醒,發現生命本然的自在與歡慶。

    想到了傅大士所說的話:「夜夜抱佛眠,朝朝還共起,起坐鎮相隨,語默同居止,纖毫不相離,如身影相似,欲識佛性處,只這語聲是。」生命中有善知識的洗滌和洗禮,才能超脫世間思維和煩惱想蘊,活出充滿愛與美的真相與真正的生命!


    人籟萬千 / 信心清淨

       

上一篇:看他桿皮的手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遊說關說不是行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