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據稱,參加311台北反核遊行的人數約5000人,相較於1995年9月3日,超過3萬人的反核遊行,反對能量確已呈現遞減狀態。然而,就算當年有3萬人走上街頭,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,還是強行通過了核四8年預算。 回到1991年10月3日,反核自救會在核四預定地搭起棚架準備長期抗爭,當時因警方違反協議,拆除棚架並毆打自救會會長引爆激烈衝突,衝進圍籬的箱型車因撞到柱子翻倒而意外壓死一名保警。郝柏村內閣趁勢聯合媒體抹黑自救會和支持反核者,開車的反核義工林順源被判無期徒刑、自救會執行長高清南被判10年徒刑,重挫了當時的反核運動。 如果,當年的反核「抗爭」會受到當局的強行制壓,今日的反核「嘉年華」又怎麼可能撼動執政者?遊行隊伍爭奇鬥豔、拼創意,街上行人看熱鬧;電視不轉播,隔天報紙也懶得多寫幾個字,整個新聞版面還拼不過李進良逛夜店的八卦消息。這樣的遊行,執政當局又怎會當作一回事? 就遊行成效來看,酷炫的造型似乎比不上豬農的臭雞蛋與豬糞,至少他們已成功逼出農委會副主委的承諾。他們的訴求很具體,訴求的對象(對口單位)也很清楚。反觀,幾天後登場的311反核遊行,雖然「歸零」的口號有創意、也有很透徹的反核道理,卻少了短期內可具體實現的訴求(例如:5年內解決蘭嶼核廢料問題,3年內舉辦核電存廢公投,2年內將核災知識列入中小學教科書),也看不到受理訴求的對口單位。 整個遊行思維已被執政當局徹底馴化,我們身處一個不公平、不透明的規則中而不自知,打轉到最後仍舊脫離不了給「不公平選制與政媒聯姻」綁架的共業。雖然,造業者只有一黨獨大的國民黨,從來就不是什麼歷史共業。 佛教教人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」,只可惜國民黨唯利是圖、無法無天!


    普世價值 / 世代正義

       

上一篇:司法志工的第一堂課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學校是政府的縮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