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藥師死了,被自殺或他殺,目前尚未明朗,但肯定今年的中秋,月圓人不圓了。

    之前,人們看釘子戶,總會說這些人還不是為了多分一點錢,甚至有人說老闆家產3千萬,言下之意,他之所以死守不遷,不過是為了多撈一點錢。人們實在想不通,人生在世,如果不為錢而活,又是為了什麼?

    有人說,老闆是死在一群自以為正義的學者、學生手上,老闆在這些人的搖旗吶喊中,想下車又不敢,就這樣騎虎難下、身不由己,最後走上了不歸路。這些人不明白,外地來的教授為何不好好教書,揹負學貸的學生為何不去打工或乖乖去上課呢?

    被問到對這件事的看法,有人說,不想跟其他人一樣消費死者,所以不予置評。人們在說不予置評的時候,臉上的表情是不屑,對人們「炒作」這個話題感到嫌惡。

    在台灣,如果對別人的痛苦有感覺,就會被看成無病呻吟的異類;如果對公共議題有興趣,就是代表這個人閒閒沒事做;如果勇於表達對政府的不滿,就是深度的挫折感在作祟。

    事實上,當公民運動蓬勃發展,當人們極力撇清集會屬性和政黨無關時,會發現既得利益者仍在後面窮追猛打,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。原來,台灣從來只有階級壓迫,根本沒有所謂的藍綠惡鬥啊!


    普世價值 / 公民行動

       
  • 看到張森文張大哥的死,不知為何,讓我想起「電椅大風吹」裡的場景。冷血而高高在上的主持人說:「該你上場了」「既然進入我的場地,就要聽我訂下的遊戲規則」「不聽話,會讓大家失望唾棄的」。而已經屈服於權勢者,心裡想著「大家都已經配合了,誰叫你不好好答題。」「還好受罰的不是我,你不配合叫大家也不好過」「你不配合,我只好也跟著按下電擊棒了」。在現場或電視機前的觀眾受到媒體的迷惑,現場氣氛的圈誘,也鼓譟著「裝可憐,其實他背後有好多房地產,還等著拿更多的錢」「敢帶出這麼多學生或社運人士支持,可見也不是簡單人物喔!」「趕快配合答對題目啦!否則節目就進行不下去了。」

    當大埔事件發生時,我就曾告訴朋友這是公權力的暴政,但朋友都認為我大驚小怪,甚至認為是張藥房那四戶搞怪,跟政府作對。但一次又一次更嚴重的電擊,終於讓原本淳厚愛笑的張森文大哥倒了下去,再也站不起來了。 (2013-09-20 季菁)

上一篇:聖母升天的性感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王昇問他府上哪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