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昨天到淡水,近20位擺攤連署的志工,除一位女性外,其他都是男眾,且大部分都是年輕人。一虹說,商家不會離開店面、跑到街上連署,一定是我們進去給他簽,不過,昨日賣魚的老闆說,定點比較自然,主動找人簽署,反而會讓人有壓迫感。我覺得,似乎很難有標準的程序,因緣也一直在變化。

    一女子騎著單車,經過我時,回頭看了一下。我趨前示意,女子說:「歹勢簽!」心想她的意思可能是在大庭廣眾前簽連署會不自在,正當女子作勢離開,我主動跟她說這裡有回郵信封,她可以帶回家慢慢填寫,結果,她一口氣跟我要了三張連署書,還說她全家都支持。這一幕,很感人,而類似的場景,也同樣發生在其他志工的身上。深深覺得,只要有人願意上街推動罷免,台灣人就有機會從憍醉中轉醒過來,只要有一個人走出恐懼,整個罷免行動就已經展現了價值。

    回程捷運上,和另一位志工漢邦淡水互動到中和,從罷免連署聊到黨國體制,從洪仲丘談到司法改革,從小學公民教育聊到聖脈的使命,從打坐聊到了做最真的自己。漢邦看起來比我年輕20歲,但兩人很投緣,很自然就打開了話匣子。捷運上,漢邦站著我坐著,而坐在我旁邊的中年男子,也一路從淡水聽到了永和。男子豎著耳朵,一動也不動,想必是內容太精彩了。


    普世價值 / 公民行動

       
  • 整個活動結束,在淡水捷運站大家分手,跟參與志工們說,「這是一次很棒的街頭連署活動,我們很認真的徵求連署,非常謝謝大家。」很開心能夠和世間托缽結緣,能夠看見有這麼一群原不相識的志工一起認真做事,就很喜樂。今天淡水的陽光很強大,不過,志工的氣勢都很高昂。(2013-09-08中豪)

上一篇:漁問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總舖師一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