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 

    聽到我要去凱道,太太不悅地說:以後軍隊都不能處罰,怎麼帶兵?明明是中暑,怎是虐兵?話鋒一轉,太太又說:我承認制度有問題,但不需要這樣。

    我想,太太與國防部的認知相距不遠,也和大部分職業軍人的想法雷同,他們習慣站在統治者(管理者、剝削者)的立場思考問題,他們覺得貫徹軍令這件事,比捍衛人權更來得重要,如果不是這樣,就不可能出現郝柏村「沒有戒嚴,就沒有民主」的反智謬論。

    事件的一開端,軍方即表示死亡純屬意外,至於是否需要解剖,家屬自己看著辦;事情的一開始,軍方就打算跟以前的命案一樣,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,而結論不是意外,就是自殺。軍中有制度,但制度是長官說了算,在人治、官官相護的文化結構下,永遠只有哭泣的家屬,從來沒有人權加害者。

    傍晚的凱道,擠進了25萬人,但像我這樣具有職業軍人背景的又有幾人?現場的男性鄉民,絕大部分都曾經或即將是義務役的兵,當他們一進入軍隊,就註定是被玩弄的一群。

    操練他們的職業軍人都有黨性,這些軍士官,效忠的從來不是人民,而是保證他們待遇豐厚的黨國。這些人打仗可能不在行,但每當選舉時,他們及其眷屬所匯集的選票,竟然比子彈更具威力,也難怪黃復興黨部的國民黨軍系立委陳鎮湘,可以公開表態反對修改軍事審判法,然後肆無忌憚地說:「我相信軍法,不相信司法」。陳鎮湘的自信建立在什麼地方?建立在25萬人只是毫無政治實力的烏合之眾,什麼是政治實力?罷免15名國民黨立委!

    有人問:洪仲丘這件案子會出現轉機嗎?

    不可能,目前出現的各種承諾與起訴動作,全都是緩兵之計,因為行政、立法、司法大權仍握在他們手上,遊戲規則仍是這些人說了算。事實上,權貴眼中的馬英九,壓根就不是什麼三軍統帥,他不過是槍桿子政權的代理人,在他們的眼裡,凱道前的鄉民不過是烏合之眾,25萬人的和平集會絲毫不能証明人民是主人!

    延伸閱讀:
    http://momoge.blogspot.tw/2013/08/1985-next.html


    普世價值 / 公民行動

       

上一篇:練習用「虔誠」來取相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馮偉仁事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