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泡茶時,藉由執壺手臂的用力與移動,體會整個身體在動,即便是坐在椅子上。過程中,從頭往下掃瞄,頭以百會為中心轉動,脊柱打直,但有俯身往前及後仰,手臂上下施力,轉腰、轉胯、扭臀,並靠雙腳掌平衡支撐整個重心。一次掃瞄,身行的衝動便少了許多,茶湯的香氣也因此而更明顯了。

    禪修讓身體安靜下來的引力仍在,一有空檔,便自然想要上座調身、調息,感覺這樣的要,有其導向。下座時,腦海浮現了一個問題:為何軍中關禁閉或軍紀處份,總是習慣以出操方式,讓下屬的身體屈服於軍令呢?為何不是讓身體安靜下來,讓躁動的心重新找到方向?難道,帶兵不能多點創意嗎?

    記得剛下部隊時,奉派學校的學生中隊擔任隊職官。有一天,學生在教室自習時鼓譟,奉命將他們帶回隊上「修理」。行進中的隊伍非常凌亂,有集體抗命的味道,當時沒說什麼。回到中隊集合場後,沒有訓話,而是要求所有學生蹲下,即便大家的蹲姿奇奇怪怪,我也沒說什麼就離開了現場。雖然如此,我很清楚一件事,只要蹲著超過5分鐘,背部與雙腿的肌肉就會開始痠麻,然後越來越痠、越來越麻,即使彎腰或換腳,也無濟於事。

    10分鐘過後,我回到了現場,點名幾位姿勢尚稱標準的學生,然後請他們起身離開。這個指令,讓現場的學生動心不已,一個個開始主動打直脊柱,回到了標準蹲姿。我又點名了幾位起身休息,再點幾位,每次點名,都讓他們的蹲姿更加標準。

    30分鐘過去了,原本的200位學生,最後剩下不到10位。我隨後解散了他們,沒有訓話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教育現場

       

上一篇:靜與不靜差很大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簡單到令他起雞皮疙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