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剪輯林書豪接受專訪的片段,當作今晚共修的主題。影片中,林書豪談到打球低潮的那一段日子,心情隨著成績好壞而起伏著,甚至一度想要放棄,直到他找到為主而戰,找到一切都是為了榮耀主的信仰… 一綸問我為何會選擇這一段。 林書豪就是我,就是每一位走在真理道路上的同修。當我們對外傳法、當我們對外宣揚普世價值、當我們揭發不公不義時,我們必須經常回過頭來自省,所做一切,是為了發洩衝動、滿足我慢,還是見證法身? 當有所求出現時,我們會沮喪、會消沈,我們會對別人的抗拒升起煩惱,那是因為我們只看到自己,沒有看到世間;把苦因推給別人,而沒看到苦因是在「世間有別人」。 當初,林書豪的母親吳信信讓孩子打籃球,曾經遭受到街坊鄰居的質疑與不諒解,她們誤以為林太太放任孩子打球而輕忽唸書這件事。但她信仰堅定,始終不為所動,堅持讓孩子充分發揮自己的興趣與所長,而這也是華人世界少有的教育格局。當我們在揭發不公不義時,也會接受到他人的挑戰、嘻笑、嘲諷,甚至將我們歸類於政治狂熱的團體。我們能不動心嗎?我們依然能夠堅持地走下去嗎? 林書豪進入哈佛大學以後,鄰居們的態度開始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,紛紛求教吳信信說:「她們的孩子要練習何種運動,才能進入哈佛大學?」世間就是如此顛倒、如此現實,如此喜歡以成敗論英雄。 路就是走!然而,走這一條路,不是為了得到世間的掌聲,也不是為了心中的正義得到伸張。一切身語意對準天地,以六度三箴校正,以少苦離苦為行動指標,只要是正見具足,只要是法身示現,相信會有這麼一天,人們會開始親近我們,問起什麼是不公不義,關心如何才能建立公平正義的國家…我,不可能吸引人們,會吸引人們的永遠是法身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信心清淨

       

上一篇:至純至性的意向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直到那一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