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《史記·項羽本紀》:「如今人方為刀俎,我為魚肉。」生殺予奪,翻雲覆雨。

    焦急的鄉民齊聚在土地公前擲筊,問土地公是否能保住這間福德宮。擲筊擲出的不是聖筊,鄉民問土地公:「你怕嗎?你怕劉政鴻嗎?」「你如果沒辦法,你就跟我說沒辦法」,擲筊的結果是連土地公都不敢擋他財路

    苗栗大埔的土地徵收事件,在官員、民代們在公權力的掩護下,五鬼搬運,聯手魚肉鄉民。首先,苗栗縣財政赤字嚴重,僅次於高雄市,居全國第二,但高雄市有捷運,苗栗只有糞館。劉政鴻縣長,您將透支的二百多億花到哪裡去了?

    鏡頭前面的縣長總是說,區段徵收,可以帶來5000億投資的大開發,是為了苗栗的地方發展;在議會裡,他改口說一切是為了打平負債。事實上,是藉由炒地皮,大賺一筆。於是乎,相關人等,雨露均霑,藉透支的預算流進私人口袋後,苗栗鄉親又被剝了第二層皮,而這一次,可是踐踏了人民居住的基本人權。

    劉政鴻是第一位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嗎?當然不是,從台灣開始施行地方自治的那一天起,從淡水新市鎮沿著高鐵一路往南,從中央到地方政府,類似靠土地致富的劇情,從未停止過。在他們的心裡,有土斯有財,比起變更土地創造的價值,稻米就不值什麼錢了。

    晚上,太太聊起學校預算、獎金的消化情況,她發現很多人佔缺的目的不過是為了領更多的「意外」之財,或是以職權之便,發放「意外」之財給將來可能有利於自己升遷的長官。在崇尚人治的文化與社會制度中,從政府到學校,幾乎都在玩同一種權力與金錢的遊戲,差別只是價碼與位階不同罷了。


    延伸閱讀:http://www.taiwangoodlife.org/story/20130709/5087


    普世價值 / 土地、居住正義

       

上一篇:每天20個小時反五輕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本來想和解了事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