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電視製作公司收養了一名嬰兒,他們刻意培養他,並使其成長故事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肥皂劇《楚門的世界》(The Truman Show)。楚門從小到大,一直生活在一座叫海景的小城(實際上是一座巨大的攝影棚),過著看似與常人完全相同的生活,卻不知道生活中的每一秒鐘,都有上千部攝像機在對著他,有全世界的上億觀眾注視著他,更不知道身邊包括妻子和朋友在內的所有人,竟然都是《楚門的世界》的演員。

    最近重看了這一部電影,赫然發現這則寓言故事,寫的其實是台灣。楚門代表無知的台灣人,而集大權於一身的導演、製片克里斯多福則是影射國民黨政權,導演主宰了楚門的命運,他讓楚門安於現狀,讓楚門對劇團精心製作的假象信以為真,也讓楚門因恐懼而不敢向外跨越一步。近30年裡,導演牢牢地將楚門控制在海景的超現實世界裡。

    台灣人呢?我們是否已經習慣國民黨圈定的國家與憲法?除此之外,當國民黨說我們都是炎黃子孫,我們就以為自己的祖先姓、姓;如果國民黨說我們的天空是「一中」,我們舉頭就只能看見「一中」的屋頂,甚至現在連「各表」都省下不說了;我們相信國民黨說的「沒有核電廠,台灣就沒有未來。」我們也相信郝柏村說的「沒有戒嚴,就沒有民主。」我們甚至連13%總統說的「兩岸服貿協議簽署,預估每1名陸幹來台,可增加台灣10.8個就業機會」也都鼓掌、照單全收了。

    《楚門秀》中,飾演楚門初戀情人的演員席維亞,因不忍見到楚門活在虛假的世界中,決定將真相說出來,結果劇組隨即招來她的演員父親將她強行帶走,然後跟楚門說她的精神異常。台灣呢?過去那些年,是否有很多人突然之間不見了?是否有很多人被列入了黑名單,從此不准入境?是否很多人、甚至一家人慘遭滅門?難道,這就是說出真相的下場?

    楚門開始懷疑他所生活的這個世界,他想離開這裡,但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告訴他:「不可以,你不能離開!」即便到旅行社買一張機票,都會看到牆壁上貼著飛機被雷劈的海報,海報標語寫著:「別以為你不會遇到!」導演以恐懼控制楚門的行動,國民黨又是怎麼控制台灣人呢?

    以前軍人有所謂的三合一敵人,一個是中共,另外兩個竟然是自己人(黨外與台獨),還有傳唱一時的軍歌《台獨迷夢》:「台獨之路行不通,分裂國土是迷夢。台獨要引狼入室,台獨要製造暴動。」你是敵人還是同志?當然,如果你跟通緝犯白狼張安樂一樣入籍中國,然後手上拿著「和平統一,一國兩制」的文宣,你就可以獲得上賓般的通關待遇,附帶千名武裝警察列隊幫你壯大聲勢。

    電影中,導演高高在上,宛如天神,他可以呼風,也能夠喚雨。如果有人膽敢挑戰,為楚門打抱不平,他就會對這些人曉以大義說:「楚門大可離開,如果他有勇氣的話,老早就找到出路了。」

    在台灣,我們會聽到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對「溪洲部落自救會」原住民說:「我把你當人看,把你當市民看,要好好把你教育,要好好提供機會給你。」(2007128)也會聽到台北市長馬英九說:「如果連穿Hang Ten的人也開車去東區,停車位就不夠了。」(20031114日,馬英九答覆議員質詢交通問題時所說)我想,馬英九的心裡面,一定以為自己出身黨工就等同皇室貴族,甚至是九五之尊。

    半數以上的選民不在乎馬英九有階級歧視與「漢族優越感」。但偽造的世界不可能真實,只要楚門稍加用心,一定看得出破綻百出,一定可以從憍醉中醒來,不再視而不見或見怪不怪。電影中的楚門,終究下定決心做最真的自己,不再當傀儡了。

    台灣人呢?


    國民精神 / 好國好民

       

上一篇:訪談的功課…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主體性匱乏的因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