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不知道理由是什麼,我在讀國中的時候,就已經是男女分校,兩校之間有一道圍牆、有一些禁令,於是兩性就被這樣一道有形無形的牆區隔開了。那三年,進入了青春期,對隔壁學校的女生很好奇,卻不得其門而入,也不知道她們的世界有些什麼。

    高中三年在軍校度過,首先必須面對的尷尬是沐浴,十幾二十個大孩子,一起光著屁股在沒有隔間的公共浴室裡洗澡。在此之前,男生聚在一起,會比誰的外表帥、誰的功課好,自從開始裸裎相見,便身不由己比較起生殖器的大小長短,也開始懷疑自己是否「正常」。當然,這種事只能放在心裡,不足為外人道也!

    當時經常會穿著四角大內褲集合,有時候,那不經意勃起的陰莖,也會為自己帶來一些困擾。似乎很在意旁人的眼光,好像必須跟大家解釋:我沒有想歪!然而,沒有人會告訴你:老弟,不要緊張,這只是身體睡飽氣足後的自然現象,與情色無關。

    我對性欲的認識來自「暗地自修」,對身體的成見也遠多於受用,然而,這裡面仍有許多的誤解,跟華人的文化與外在的壓抑有關。華人對性欲有很多的歧視與偏見,也習慣隱藏「見不得光」的身體與想法,在法律和禮教的雙重壓制下,以訛傳訛,習而不察,不敢做最真的自己。

    昨天下午,與幾位大學生就「性教育」交換意見後,發現這個世代的青少年不比當時的我進化多少,同樣的,我也不會比二千前的古人高明到哪裡,我們對自身的認識實在有限。可笑的是,我如果連自身都不認識,又怎麼知道另一半在想什麼呢?

    為什麼要在一起?

    當被問到這個問題時,學生停了一下,然後說:很喜歡在一起的感覺他們或許不是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,但至少已經開始思考這個問題,而這是我年輕時不曾有過的機遇。


    兩性關係 / 非關風月

       

上一篇:瑞士競爭力在價值觀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媽咪的熊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