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天前的講座,師提到「得分」:為什麼沈迷於網路遊戲?因為在真實的生活裏,找不到可以得分的地方,只能到虛擬的世界去找,因為沒有人喜歡覺得自己笨。

    師也提到,大部份的男人,是對自己很沒信心的,所以很多的要房事,並不是真的生理有需求,而只是在心理上確認自己有被接納。

    的確,在「中國文化」思維下的社會。別說以前科舉考試那種「十年寒窗無人問,一舉成名天下知」的「苦心積慮、非考上不可」,就算到了這個時代這個當下,情況仍然沒什麼改變:我們從小被教導考試要得第一,第一才是好,才是正確,但是,第一只有一個啊,即使第二、第三,即使前十名,也不斷的被鼓勵「再努力一點,就可以第一名了」,所以,永遠都在拼那個第一,永遠都不夠接納自己,而能受到主流肯定的第一又太有限,所以,絕大多數的人都很不容易欣賞自己(當然也不容易欣賞別人)。

    再加上,在這個由「父權/大家長」所掌控的文化裏,男性被刻板的要求要承擔許多重責大任,只要達不到父母或配偶或自己所認同的標準,或者無法維持曾經的標準,那挫折感就會很大,很容易自卑、覺得被看不起或不夠受重視,卻依然不自主的又用同樣的標準要求下一代。所以,在這個社會,要抑鬱真是太容易了,誰不想躲到虛擬的可以得分可以感受一點成就感的世界呢?

    中午去買咖啡,經過一民宅,卡拉OK歌唱聲響徹雲霄,別說民宅,近年所到過的風景區,也幾乎都有卡拉OK進駐了,為什麼需要這麼大音量的刺激呢?恐怕也是生活裏累積了種種失意不得志的慰藉或宣洩吧。

    什麼是「得志」?功成名就、出人頭地、五子登科、賺大錢、受老闆或長官重視、出將入相,華人所期盼的「成就」不外乎這些,但是,「你傳承什麼樣的生命感動與核心價值給你的小孩?」「你生命的重心就是照顧家庭,以後你的小孩長大,他也就只照顧他的家庭──這就是你給你小孩的傳承。」哇…師簡單明瞭的一句話,就點出了這病態社會的癥結:因為只在乎家庭和賺錢,不關心普世人,不在乎公共利益,致使掌權者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忽悠民眾、恣意妄為;當公權力越蠻橫、越濫權瀆職,人民要撼動惡法就越困難,越覺無力。

    2500年的華人文化,就是這樣的惡性循環,結果:越來越多的華人都用腳投票,離開他所生長的土地了…..難道這就是「光宗耀祖」?南懷瑾的中國夢是共產主義的理想,社會主義的福利,資本主義的經營,中國文化的精神完全沒提到西方文化的精神在尊重、在人權、在做人的尊嚴,完全不知道人權不受公權力侵犯剝奪,做人才有尊嚴。明哲保身、養尊處優南懷瑾不諳人性,其所主張的中國路與普世價值全無交集,這樣子的南懷瑾注定只能孤芳自賞


    人籟萬千 / 文化主體性

       

上一篇:要上廁所也被懷疑的小學生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華人文化的病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