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 

    出席第七屆蔡瑞月舞蹈節文化論壇:「自由之路開拓者與殉道者鄭南榕」記者會。會後,媽語帶失意地說:「nylon說死了一個鄭南榕,就會生出一百個鄭南榕,到現在,這一百個到底在哪裡」?

    我覺得,鄭南榕的種子在心裡,凡是接觸過他的故事、看過他的文章、聽過他的演講,就很難不將他放在心裡面,很難不讓身上的血液沸騰,而我是其中之一,一個曾經視他為毒蛇猛獸的職業軍人。

    他生長在一個注重士大夫觀念的家庭,也有一位以家為重、不願涉入政治的傳統妻子,而鄭南榕之所以能代表自由,是因為他堅持做自己的最真,即便跟你我一樣有著父母威嚴管教、夫妻難捨之情,也很難改變他的理想。在他心中,有種價值是不容妥協,有些行動是不容遲疑的。

    舞台劇,最後停格在全家圍爐的大合照,地點在雜誌社內,時間是收到高檢處「涉嫌叛亂」的傳票,誓言「國民黨只能抓到我的屍體,不能抓到我的人」,開始自囚於雜誌社內之後這是全家最後一張合照,他已經決定了,決定以熊熊烈火燒出台灣魂。

    象徵火焰的舞蹈讓人澎湃,而話劇中的好幾個場景,又讓淚水不聽使喚,整個潰堤了。這雖然是第一齣以鄭南榕為主題的戲劇,但相信有一天,話劇會改編成電影,讓全台灣、全世界在鄭南榕焚燒的烈火下,發光發熱!


    國民精神 / 鄭南榕

       

上一篇:不會逼學生寫悔過書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表姊身上的三姑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