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我愛吃餛飩,無論餛飩湯或紅油抄手都喜歡,光是餛飩湯裡的芹菜碎沫,就足以讓整碗餛飩鮮活起來。餛飩亦稱扁食,以前我不知道,直到1983年調到花蓮空軍基地,吃了花蓮最有名的「液香扁食店」的扁食。

    讓「液香扁食店」聲名大噪的不是扁食,而是蔣經國曾經來這裡吃過,據說他前後來了好幾回。除了扁食,花蓮吉安鄉有一家南華「大陸麵店」,我也在蔣經國之後登門拜訪了。在那個年代,全台灣有許多小吃都掛上了蔣經國到此一遊的照片,除了生意一下子翻了身,人們也樂於以此口耳相傳。

    人們歌頌蔣經國喜好穿一件夾克,然後全台灣趴趴走,大家都說這是領袖親民、愛民的表徵,不過,很少人知道林洋港蔣經國面前,板凳永遠只敢坐三分之一,很少人清楚橋頭事件、美麗島事件、陳文成命案、宅血案等,都與他掌控的情治系統有關。

    下鄉,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,類似的電影也一拍再拍,單是李翰祥的《乾隆下江南》,就連續拍了好幾集。在華人的認知裡,只要皇上、家父子總統願意和人民坐在一起吃同樣的食物,就覺得好親,皇恩浩蕩、莫大恩寵!直覺這就是夢寐以求的「轉輪聖王」,就是在施行仁政了!

    電影裡,乾隆皇拳打腳踢的一定是壞蛋,貪官污吏絕對會被皇上嚴懲,而所有的冤屈,只要皇上出面,就一定能獲得平反。看戲的人,看得好過癮,彷彿天底下的事,只要交給皇上處理,就一定能萬事大吉、功德圓滿。我們這樣看電影,也如此看待統治我們的家父子,我們始終是以最卑微的臣民自居,等待著民族救星拯救我們。

    讀歷史的時候,我們會讀到乾隆皇帝「文治武功十全老人」的封號;在戲劇小說裡,我們會好奇他是不是私生子,但我們比較不在意乾隆為加強對漢人的思想控制,大興文字獄,並藉焚書箝制漢人反清思想的傳播。我們喜歡看電影裡的乾隆,欣賞他有聽取百姓發牢騷的大人大量,羨慕他風流倜儻外表下仍握有的生殺大權,但我們不太在乎乾隆帝好大喜功,為了六下江南,不惜大興土木、耗用國家人力物力,以及惡化原本就存在的貪腐。

    我們用臣民的角度看雍正乾隆王朝,我們也用同樣的角度看蔣介石蔣經國父子,總覺得治理國家是他們的事,人民只有乖乖納稅、不造次才是守本分。當然,如果能意外分到一杯羹,就像小願意光臨小店,讓生意從此蓬勃發展,就鐵定是祖上積德了。至於,兩到底殺了多少人,黨產裡有多少是來自國家資源,軍隊與文官並未國家化,白色恐怖嚇阻了多少比例的人在解嚴後敢關心政治,權貴們到底貪腐到什麼程度所有這些「犯上」的問題,一概不是我能夠思考的。

    以前不准做民調,沒人知道蔣經國的施政滿意度,但我們知道馬英九的滿意度就像他喜歡穿的小短褲,只剩下17.9%了。內聖外王,原來一直是場夢。

     


    國民精神 / 好國好民

       

上一篇:因為分享流動而飽滿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給新竹市政府寫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