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來自山東的86歲長輩看著《中天》新聞裡的四川地震,然後隨口說了一句:「中國人太多,死些人比較好。」聽在耳裡,心頭顫抖了一下,原來她是這麼看待中國人口過剩問題的,而這樣的觀點,竟和歷史上草菅人命的權貴沒什麼不同。

    新聞裡幾乎都是救災的溫馨感人畫面,至於「豆腐渣」這幾個敏感的字眼,台灣的《中天》跟中國黨中央,似乎已達成某種默契,一個字也沒提。只要不撼動政權,死幾個人,沒關係的,人命如草芥,官員頂多在鏡頭前流幾滴眼淚、給幾個「天災」的說法,就足以打發了。

    1942年,父母的故鄉河南省鬧了飢荒,那時他們還20歲不到。有位美國記者報導了這件事,也撼動了國民黨。蔣介石問河南省主席李培基:「究竟死了多少人?」李培基說:「官方數字1062人!」蔣介石接著問:「實際呢?」李培基說:「300萬人!」玩弄數字的李培基後來升了官,但他當的是中共政協委員,他的政治立場就跟數字一樣,變化莫測。

    那個時候,河南省不過3000多萬人,一個飢荒就死了300萬人,而當時治理中國的就是最會「拼經濟」的國民黨。數字,對他們而言就像是變魔術,5年前,不是也有一個人,天天大聲喊著633這個數字嗎?結果又是什麼呢?怪只怪我們雙手奉上了空白的即期支票,養了一個恣意揮霍的敗家總統,而你卻拿他沒有辦法。

    鬧飢荒這件事被中共當成了笑柄,導演馮小剛還特別拍成電影《溫故1942消遣一番,中共自豪地向全世界宣布:「在他們的治理下,13億人口都有飯吃了」。黨中央永遠只跟國民黨比!中共之所以會特別強調有飯可吃,是因為19581960年大躍進、土法煉鋼的時候,全中國有4500萬人被他們給活活餓死了。

    長輩跟絕大多數的中國人一樣,認為國家就是父母,父母再多不是也仍是父母,國共兩黨是國家的守護人,這是中國人的宿命,不能選擇父母,更不能選擇國家,目前國家一分為二是非常時期,兩岸關係是特殊關係,國共兩黨目前可以二選一,將來統一了,闔家團圓就不可以再選。跟國家的強盛比起來,個人的生命與權利微不足道,他們不知道國家可以沒有國共兩黨,當國共兩黨不能還政於民,不能讓人民有完整的平等與自由時,國家就只是沒有靈魂的軀殼罷了!


    普世價值 / 歷史人文

       
  • 站長的話:

    1943 年 1 月 17 日,《大公報》記者張高峰從葉縣寄出長篇通訊《饑餓的河南》,詳述了水、旱、蝗等天災帶給河南人的苦難,披露當局橫征暴斂的人禍加劇了災情,批評政府一味封鎖資訊、不顧人民死活。

    2 月 1 日,《大公報》為通過新聞檢查,將《饑餓的河南》改題《豫災實錄》全文刊出。雖然張高峰對題目的更改並不滿意,但報社「敢於把一個 24 歲年輕記者如此尖銳地披露災情、批評政府的報導一字不改地刊登出來」,他已十分感動。

    《豫災實錄》在社會上引起很大反響,總編王芸生對比重慶的現狀,還特別提筆寫下社評《看重慶,念中原!》,發表在2月2日《大公報》重慶版上:「讀了這篇通訊,任何硬漢都得下淚。憶童時讀杜甫所詠歎的《石壕吏》,輒為之掩卷太息,乃不意竟依稀見於今日的事實。」

    當年河南人痛斥四大害,其中除張高峰提及的「水、旱、蝗」外,就是「湯」---中國河南戰區(第一戰區)抗日主將湯恩伯!兩年後日軍發動豫湘桂戰役,豫西地區的河南人不但沒把中華民族的死敵日本侵略軍當成禍害,甚至還民間武裝、義助日軍,將潰逃中的5萬國民黨軍繳械,送交日軍,其餘幾十萬國民黨軍大都不戰而逃

上一篇:心裡的火怎麼滅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宗教自由或歧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