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前晚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去參加一個系上應酬的小晚宴。兩星期前我家先生就一直在說服我參加。

    每晚睡前總是開心入睡的我,盼望每天早醒來就有一大杯最香醇的咖啡可以喝,然後一邊看早報和iPad,還可以看看窗外美麗的花花草草(用腰酸背疼換來的),正有一對北美紅雀(Northern Cardinal)忙著築巢,聽著鳥語和小小池塘裡的水聲,松鼠和綿尾兎(cottontail rabbit) ,也會來參一角。

    參加宴會,得要煩惱穿什麼衣服啦、做髪啦(當女人真辛苦),這幾個星期來就一直過著超乎爽快的日子,不太想被「破壞」(我的慾望也實在太低了)。不過,還是被說服了!

    一進入Miramont Country Club的包廂,是個長桌,看起來就像《美女與野獸》beauty and beast 的那張長桌;這張18人的長桌只坐我們10個人。

    本以為將是埸無聊透頂的晚宴,孰料竟是笑聲連連的愉快。仔細觀察女士們,尤其是職業婦女的女士還有她們的另一半,她們「交換」(social exchange) 自己的美滿家庭是如何讓事業成功、孩子教養得好!在得知女兒也要當媽媽後,這件事開始變成我最大的憂心!

    看女兒不眠不休的辛苦,加上她身體上的負荷,雖說她在工作上的堅持努力幫助了許多人。但還真希望她能暫時放,(可是忠言逆耳,被「碰彈」回來)。

    總有太多的不捨啊!那晚看見這幾位成功的女士讓我對女兒有了信心,擔憂少了許多。

    女兒比我們幸運的多多,至少,她不用像她的父母從年輕到年老沒間斷過憂國憂民,她國家的人民沒有國家認同的問題,不用時時擔心國家被出賣或被兼併,不用生氣司法的不公平,


    國民精神 / 好國好民

       

上一篇:「希臘左巴」的老闆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為什麼不想當導師





作者其他文章

該作者無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