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今晚爆滿的Café Philo「哲學星期五」,經由國際特赦組織的影片《我所住的監獄》(This prison where I live)介紹,認識了一位緬甸喜劇演員Zarganar,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。Zarganar,緬甸的艾未未,全身上下充滿著嘲諷政治時事的藝術細胞與單純的人格特質。 緬甸,奧威爾小說《1984》的現代版,這裡到處可以嗅到恐懼的氣味,大家都清楚自己一直都被老大哥監視著,也隨時可能被檢舉、被逮捕。恐懼之於緬甸,有如刀之兩刃,它讓這裡的心靈不再自由,無論統治者會被統治者,都身不由己地活在它的陰影下。 Zarganar雖廣受人民的喜愛,卻是統治階層的眼中釘,因為他總是可以透過脫口秀、戲劇、歌唱等藝術創作,引導人民對抗軍政府,爭取自己的基本人權。真心大無畏的Zarganar,說出了人們敢怒不敢言的心裡話。 緬甸是佛教國家,影片中的首府仰光,處處可見宏偉的佛教建築。緬甸的佛教徒關心並且主動參與民主化運動,2007年的緬甸反軍政府示威,約數千名佛教僧侶加入了示威遊行。一些新聞媒體稱此次示威活動為「番紅花革命」。番紅花革命(Saffron Revolution)得名於站在示威最前線的上座部佛教僧侶,遊行群眾也將象徵僧袍的深紅色帶子別在衣服上,藉此表達對僧侶的支持。相較於台灣佛教徒對政治的冷漠,相對於台灣佛教山頭動輒發表「華人不適合民主」、極力向集權政黨靠攏的言論與作為,緬甸的佛教似乎更接近佛陀的本懷。 Zarganar在被軍政府判刑59年即將入獄之際,仍向他的追隨者即興演出了最後一場脫口秀。他打趣自己說:即使刑期也只獲得59年,一個不及格的成績。幽默,撫慰了人們早已枯竭的心靈,也成了他反對軍政府的能量來源,雖然滋味是如此地苦楚。 緬甸的苦難,讓影片中的德國喜劇泰斗Michael Mittermeier悲憤不已,並誓言成為Zarganar的擴音器,就像Zarganar義無反顧地為他的國人同胞發聲。種子已然撒下,即便是兩個位於地球兩端的遙遠國度。只要是發自真心,只要尊重自己是一個完整的人,只要對別人的痛苦有感覺,距離從來不是問題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社會觸角

       

上一篇:第一等人的志氣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那一年的家庭餐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