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2015年7月,北台灣核災滿一週年後…

    《經濟學人》封面專題:「台灣仍難以走出核災與國家破產的困境」;《國家地理雜誌》評定台北市為全世界最不適合居住的城市;《華盛頓郵報》警告美國政府注意偵測從台灣飄來的輻射;《產經新聞》報導北台灣核災比福島更慘,台北市區捷運已經停止營運,街道髒亂且空無一人、商店在人民逃難時被洗劫一空,醫院及政府辦公室全部移至中南部,目前只剩下化學兵與合格的工作人員留在災區善後,而象徵經濟發展的傳奇地標101大樓,此刻顯得格外突兀與諷刺。

    2015年4月《中國時報》:2014年北台灣發生核災後,當初堅持興建核四的馬英九總統被憤怒的台灣人民罷黜,檢察官以公共危險罪起訴並限制出境,但隨後被同黨的代理總統釋放。

    2014年7月18日《聯合報》:連續5天的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熱鬧登場,2萬人潮湧進福隆海水浴場。今天也是核四投放燃料棒運轉的日子,去年年底核四停建公投以投票率未能過半宣告失敗後,台電晝夜趕工,終於完成運轉的準備。

    2014年7月19日 14:23PM…

    這一天,風和日麗、豔陽高照,沒有地震也沒有海嘯,但核四廠後方山坡(順向坡)卻發生了走山意外,場景類似2010年國道3號山崩淹沒高速公路。走山的山坡上蓋了一座生水池,當初是考慮一旦核四廠喪失反應爐補水能力,無法維持反應爐中核燃料覆蓋水位,或喪失所有交流電源及廠區全黑時等狀況發生時,台電員工便會依照「斷然處置」的程序,研判是否需要將生水池的水注入反應爐,以確保核燃料有水覆蓋,防止放射性物質外釋。不幸的是走山時,生水池的池壁也跟著破裂,幾萬噸的水加上土石流,瞬間淹沒了整個核電廠,覆蓋反應爐的不是生水而是石頭與泥漿。

    總統與相關人員在第一時間內,便接獲核四廠核心溶解、輻射外洩的緊急通報,在一次緊急會議中,某位官員為求自保,錄下了會議過程,並上傳youtube網站:「台灣核災啟示錄」,檢察官在總統下台後,依此證據起訴了他。

     

    原來,政府只負責興建核電廠,卻從來沒有想過逃命與救災的計畫。首當其衝的是貢寮居民,以及參加國際海洋音樂祭的2萬年輕人,這些人在一個月之內,便相繼死亡。

    當天傍晚5點05分,貢寮的警報聲響起,電視台以走馬燈播報核災消息,宣布「20公里以內的人全部撤離」,消息發佈距離核災發生時間,足足晚了2小時30分。

    收音機、電視機前的人們全都恍了神,大家六神無主地問:「我們需要撤離嗎?」「誰能告訴我們要撤離去哪裡?」「水還可以喝嗎?」「什麼東西不能吃?」「孕婦怎麼辦?」「需要戴帽子嗎?」「戴口罩有用嗎?」「躺在床上的病人怎麼移動?」…

    當初擁核的國民黨立委與核工專家們,全都關閉了手機無法聯繫;而擁核的名嘴,也改口說:「我被他們騙了」,宛如自己也是受害者。走上街,發現每一輛車子都開得飛快,但也都走不了多遠就會遇到大塞車;便利商店貨架上的物品早已搶購一空,等著結帳的人爭先恐後、吵成一堆,但結帳的只剩老闆一人。

    剛開始是買了東西等不及付帳就離開,後來逐漸發展成強佔商品、恐嚇取財、火燒房子車子…街道上,警車消防車的警笛聲音,此起彼落。

    晚上9點,政府宣布北台灣正式進入戒嚴,軍警可以強制驅離群眾,甚至允許實彈射擊暴民。

    有車的人,堵在公路上,沒車的人,守在車站外。馬路上,擠滿了攜家帶眷的人潮,他們準備用雙腳逃難。諷刺的是,權貴們早在消息發佈前,先一步搭機離開台灣了。

    路上行人的收音機裡傳出「徵求愛國勇士進入核電廠搶救」的廣播,隨後便聽到人們咒罵:「幹!先把馬英九江宜樺全家抓進去再說…」不過,現在說這些已經太遲,等天亮之後,噩夢才正要開始!


    普世價值 / 世代正義

       

上一篇:那是外傭嗎?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我愛政大政治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