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翻譯員熱心接待我們旅遊活動,其中一站是曼谷近郊的大象村。我們原本興致勃勃,但是看到現場這些被控制騎乘和與遊客拍照的大象,那悲傷、頭低低的表情,徒然讓我們都心情低落了。

    突然一隻小象不配合拍照,象奴(馴象師)用驅象刺棒 (俗稱象鉤)用力刺大象脖子好幾次,遊客看得傻眼,我們在驚呼聲中轉身離去,不想再看一下,團員中阮手整個人被嚇住,站在遠遠的地方不願靠近,眼中有淚。我則走到大象、小象身邊,細細看著他們的身體。後來,這位象奴也落寞地坐在一旁不說話。

    大象是我最喜愛的動物,此刻的心情卻是又喜又悲。大象在泰人的生活中已經漸漸從神聖的地位轉變,早期是伐木工人,後來政府禁止伐木,大象只好轉業成街頭藝「人」,這些訓練過程一定有許多不人道的地方,聽說象奴也有其困苦處,每年有100人在訓練過程中被攻擊而死,當然象奴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虐待象,他們只是為了討生活,背負著大象失去自然生態保護與人道尊重的惡業。

    野生大象受到泰國《野生保育法規》保護,而受馴養的大象則可以任由主人販賣、宰殺食用、拔取象牙,形同一般的表演奴隸。看著那麼巨大身軀的動物,卻如此溫馴受人類駕馭,旅客不去消費,他們可能就會面臨飢餓(這些是馴養的大象,要殺要宰都由主人決定),消費了,就是鼓勵動物馬戲團這樣不人道的動物對待,都是苦。

    網路上查到在泰北有個大象自然公園(Elephant Nature Park),裡頭的大象是創辦人Lek在泰國各地所援救購買回來的,因為牠們都受傷或受虐無法工作,遊客也可以選擇不騎大象、不看大象用鼻子畫畫,而是來這裡當志工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社會觸角

       

上一篇:人道共同的語言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最珍貴的人性質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