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五權憲法的「權能區分」,指的是「人民有權,政府有能」,孫中山希望藉此解決千古以來的政治制度問題。

    百年之後,繼承孫中山理想的國民黨政權,卻在臺灣創造了「政府有權,人民無能」的局面。政府有權,但權責不符,總統宛如皇帝;人民無能,智商低到無法思考,大批心盲之人,配合「體制」施捨的一人一票,以為殘缺、不公平的選舉權即是民主政治,至於創制、複決、罷免等公民權的門檻是否過高,竟也懶得思考了。

    「體制」不樂見人民有主體性、有核心價值,且能主動思考,也承受不了既能貫通上下歷史脈絡,又能水平連結每一個國家、族群、文化精髓的人。然而,在台灣,一半以上的人,心甘情願地進入了體制內,他們寧願碰運氣、期待一位好皇上,也不願相信有一種可長可久的法治。

    活在「體制內」的人,雖然很在意顧肚腹,但也不喜歡聽見有人說他們不認識佛祖。為了表現自己超然的格調,「歷史共業」、「藍綠惡鬥」、「各打五十大板」便成為他們談論政治時的口頭禪,或許是因為喊得太過響亮,以致於完全聽不到「體制外」的卑微吶喊。

    離不開「體制」的人,喜好接受指令的被動思考模式,也因此造就出完全腦殘的媒體。腦殘媒體餵養我們《甄嬛傳》,它讓我們天天聽到「吾皇萬歲、萬歲、萬萬歲」,好讓你我深信自己仍是卑賤的臣民;我們無法在腦殘的媒體中獲取國外新聞,它們也鮮少會派遣新聞記者出國採訪,彷彿翻譯外電或是引用網路消息、youtube影音,就可以滿足低能的閱聽大眾了。與世隔絕的台灣,只剩下宮廷鬥爭、八卦、命理與低俗的談話性節目,人們在媒體面前,選擇了集體失憶與失能。

    創造「體制」的人,認定權力就是春藥,堅持一黨專政,才能減少社會變遷,保有真正的安定。他們很害怕失去權力,因為沒有安全感,因為恐懼,他們必須「控制」、「栽培」更多「腦殘」、「無感」的人民。

    將國民黨趕出中國的共產黨,似乎更諳此道,而最具代表性的,當屬新一代領導人習近平了。他在「新南巡」講話中,表達了他對蘇聯解體,蘇共垮臺的惋惜,他感慨:「在蘇聯亡黨亡國的關鍵時刻,竟無一人是『男兒』,沒什麼人出來抗爭。」

    結束四十多年的冷戰對峙局面的蘇聯共產黨總書記戈巴契夫,他促進了蘇共極權體制的和平瓦解,從而在199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,從俄羅斯歷史發展的宏觀角度看,這樣子的一個人是偉大的開創改革。但他的難捨能捨,看在習近平眼裏,不只是個人的怯懦,更是全俄羅斯的民族罪人和共產黨的叛徒。

    習近平向「體制內」的共產黨員喊話,要大家都像個男人,要黨指揮政,不容挑戰。原來,神州尤其是「政府有權,人民無能」啊!


    普世價值 / 世代正義

       

上一篇:知識分子與民粹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新春後的法談開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