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家裡面,86歲的長輩喜愛看連續劇《還珠格格》,不知道已經看了第幾遍,但每一次都可以聽見她的笑聲。大女兒迷上了《步步驚心》,故事講的是清朝宮廷的權力鬥爭,太太因為大女兒的介紹,也開始迷上了。小女兒喜歡在網路上觀看後宮勾心鬥角的《甄嬛傳》,聽說這是她住校期間的唯一消遣。

    今晚,三部戲劇同時出現在耳際,結果是:左一句「娘娘」、右一句「皇阿瑪」,左一聲「奴才」、右一聲「卑職」,先是一句「該當何罪」、接著一句「小的該死」整個時空,彷彿回到了封建時代,人們都乖乖跪在權貴的面前。就在今晚,不知道有多少的家庭和我家一樣,被輸入了臣民意識而不自知。

    有人說:「多慮了!台灣從小學開始就有《公民與道德》,也不缺《公民投票法》,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是公民?」

    巧的是,今天正好收到了一封信,來自朋友轉寄醫師的呼籲。醫生說台灣病得太重,想發起自覺運動。醫師說他40年前也是學生領袖,那個時代,他們都乖乖的做道德重整,不像現在的學生在立法院罵教育部長。

    醫生希望大家:第一,我要求自己有道德,就是我要誠實、純潔、無私、仁愛。第二,當我一個指頭指別人要求別人的時候,別忘了有三根指頭指自己。

    醫師希望再來一次道德重整運動,他也緬懷40年多前一黨專政、殺人不眨眼的總統、何應欽將軍、張群秘書長,曾經分別接見他們,並當面勉勵他們道德重整的團員要為國家出力。

    我想,台大畢業的醫師一定受過台灣《公民與道德》的教育,甚至也在美國生活了30年,只不過,醫師仍然一味擁護既得利益與權貴集團的世襲,拋不掉華人文化中根深蒂固的臣民意識,完全不知道什麼是基本人權。醫師一定也說自己是公民,但醫師的公民意識卻非常有可能是:公民不能和政府對抗,如果雙方有矛盾,公民必須自我約束。接受高等教育的醫師如此,可以想見,要想在華人腦袋中注入正確的公民意識,工程簡直就像基因改造般浩大。

    很想請問醫生:

    您這是在要求人民,還是在要求政府公權力呢?

    要求政府公權力做到權責一體,我支持您,要求政府一旦濫權瀆職就要受到制裁,我支持您,因為這是公民的權利與義務。

    如果是反過來要求人民,就不麻煩您了,因為道德向來屬於自律,不可以變成運動。如果人民在向政府問責前,都必須先照照鏡子,問自己有沒有道德,那就搞不清楚誰是主人、誰是公僕了。


    普世價值 / 歷史人文

       

上一篇:面對社會之惡的演員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出自內心最深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