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權力是毒,懷疑和恐懼是更劇烈的劇毒,今天看了《樹大根深》,韓國人塑造的英雄是「真心」、是交出去。

    不疑不懼,不是沒有懷疑和恐懼,而是把懷疑轉化成軌正自我的直木,把畏懼凝練為驅動勇氣的火石。世宗之所以是明君,表現在他對於「疑」和「懼」的態度。決心復仇,計劃刺殺世宗的姜彩允說:「決心為什麼是決心?『沒有決心的我,就不是我』,決心,是非常急切、非常憤怒、非常孤獨的決心。」世宗告訴他:「你繼續走你的路,我,也要堅持做我的事。」從此正式展開「訓民正音」的計劃,開始創造屬於韓國的文字和語言,擺脫宗主國漢化的陰影。

    樹大根深》演的是560年前朝鮮時代的士大夫,自以為通過科舉就可把持政權、使喚萬民並踩在腳下,把社會分成上等人與下等人,美其名是上等人對下等人負責,其實是有權無責,君臣們可以對人民生殺予奪,對人民生計可以怪天災人禍,完全不必下臺負責。大臣們爭權,說得很荒誕,說什麼「君王是花,大臣是樹根」,不相信真正的樹大根深是人民有知有權。

    這是韓國人的電視劇,這是韓國人的文化和教育。甚麼時候,台灣人才能擁有這樣對「疑」和「懼」的態度?而不是逃避懷疑和恐懼,裝聾作啞地躲在金錢物質裡享受瞬間即逝的偏安?以為只要作順民,就可以常保安康?或是以為用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」的雞柵內霸權,就可以長治久安擁有權力?

    就如禪修時師的開示:「凡夫對『是非對錯』抓得很緊,而且是『雙重標準』,很虛偽的,很不實在。」《荀子.解蔽》有云:「凡人之患,蔽於一曲而闇於大理。」此之謂也!

    「戒禁取」是到處都有的,世間很多動亂的因緣,都來自於這個戒禁取,很多的不快樂都來自這個身見。

    如果一個社會到處都是身見(對別人的苦無感),到處都是戒禁取(以自己的是非為天下的是非),到處都是疑(不信有法可圓滿菩提),就是沒有文明,沒有文化。社會上普遍存在這三種現象。一個國家的人民,越多身見,越多戒禁取,越多疑,這個國家就是越落後的社會。

    有人感嘆台灣的問題是文化的問題,表面上是政治問題,但政治底下卻充斥著迷信,充斥著人與人之間的戒禁取與對立批判,傳統講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,這些都是只看結果的誤會,只看前景慾望,不看背景,就不會懂飲食男女背後的不安,不會懂問題的根源。我們喜歡看表面,媒體也很喜歡炒作男女欲想,從來不看背後的病因,都以為自己很有道德,一下子一個個都變成正義之士,這樣的社會很病態很虛偽。

    真正的樹大根深是一領一的教育,不是世襲的富二代、紅二代和官二代。當媒體與政治結合,他們完全掌握宣傳與財政的籌碼,恣意綁架有錢人、國營企業、國家特許而成立的法人機構,以及軍公教和他們的親友,他們有了51%的選票與服從黨主席的立委,當文化和教育都淪為洗腦的工具,當社會失去了努力就可翻身的活力,這個社會已經僵化了,這個國家已經將人分成上等人與下等人並制度化了。

    當上等人對下等人的苦痛無感時,當上等人不在乎分配正義、只在乎自己享有最多資源時,這個社會注定要崩解!

    自己國家自己救,就要讓每一個人都在乎分配正義,讓每一個人都找回自己的神聖和尊嚴真正的「主體性」,要體現在每個人的覺醒。人民有主權,不是只有投票日才有的神聖一票,神聖是每個人一生一世的主權,當人民有直接立法權、罷免權時,當社會不是只有上等人在控制宣傳與財政籌碼時,這個社會才有做人的尊嚴!

    深深地願,台灣人都能明白「我是台灣人,我是一個有尊嚴的,神聖的人!」深深地願,願台灣走上真正的民主文化!


    人籟萬千 / 社會觸角

       

上一篇:看見識的流動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決定還是被決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