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長輩準備上菜市場,有情報顯示,她今天會買很多的辣香腸,她以為我們都喜歡吃。臨出門前,跟長輩說:「我不吃辣,不要買辣香腸喔!」長輩停了一下,回說:「我們吃!」本想多做說明,後來想想,事情只會越描越黑,遂簡單地回說:「可以幫我帶不辣的嗎?」

    市場回來後,發現買得不如預期的多,而且有一半是不辣的,長輩參考了我的建議。雖然如此,感覺當初的語意傳達可以更正向,我只需要說:「我不吃辣,可以幫我帶不辣的嗎?」至於要不要買辣香腸,交給長輩決定就好,我實在不必撈過界。

    宥娟在小組互動中分享冬禪洗黃豆時的韻律感,後來因陳幼呼喚她打菜而被迫中斷。在反應不及的當下,宥娟覺得自己是在討好陳幼,而沒有忠於自己當時的韻律感,或者說,宥娟覺得自己有滿足他人的傾向。

    感覺在宥娟的分享中,經常有著自我分析的味道,這讓人想起學習寫修行日記的過程。從一開始不知道寫什麼,後來發現描繪觸境是一件很新鮮的經驗,寫上手之後,便會在觸境的起心動念中,分析當下為何這麼想、這麼反應,突然之間,日記變得好豐富。過了一段時間,當以同樣方式寫日記時,體會到關鍵是轉負為正,有轉才有修。當這麼看時,就感覺中間那長長的一段分析,似乎沒有存在的價值,我需要交代的只是觸、受、轉,如果沒有轉,甚至無需交代這個境。

    過段時間,再回頭看過往對自己的分析,其實裡面有許多是我對自己的偏見,而師也不曾這樣看過我。師常說:「回到中心線」、「做最真的自己」,師要弟子們謹記並且做到:時時回身轉意、回心轉意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道法自然

       

上一篇:不忍台灣人再輪迴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看見識的流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