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盛了一碗湯,回頭往座位走時,想想,再多取一片蘋果吧!有了這一個念頭,身體停住,轉向,剛準備跨出步子時,又出現了另一個念頭:「還是算了吧!」念頭起,身體停住,當身體轉向座位時,方才取蘋果的念頭又起,只不過,這一次的力道,卻不足以讓身體改變方向。到底哪一個是我呢?是選擇前的那一個,還是決定後的這一個呢?當來不及跟身體對話時,安心,究竟要安哪一顆心呢?

    午臥禪,沒聽到上課司鈴聲。起身,出來找司鈴,沒看見,而男眾寮房裡仍有同修在午睡。心裡面衡量了一下,決意先回頭叫同修起床,再找適當時機瞭解司鈴動向,而這個決定也讓幾位男眾同修及時被叫起床。

    儘管身體不鬆且昏沈,但還是有二炷香選擇不下座,試著找到骨架、找到中心線,試著找到呼吸,試著磨利這一把天下第一劍。

    有幾次看見一虹走路或動作,加快了八分之一拍的一虹,整個人簡直脫胎換骨,換了一個人。快八分之一拍的一虹,迴向得更加果斷、乾淨俐落,且信心滿滿。

    左腿燒燒不舒服,同時感覺當下沒有足夠的能量關注左腿,整個注意力是渙散的。吸一口氣,提醒,呼一口氣,接受,隨後將注意力移轉到燒燒的覺受上。幾回合後,又渙散了,提醒自己要以更大的心量接受身體的現象。當念及「更大的心量時」,整個人便神聖了起來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禪修及活動紀錄

       

上一篇:天下第一劍 (2012冬禪第一晚)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小小進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