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權利意識有多重要呢?重要到能不能讓你勇敢、讓人對你尊敬、讓你可以抬頭挺胸。身為一個公民,要有充份知識才能展現我們的勇氣,要有柔軟心才能讓彼此都接受。

    今天冠仁伯的兒子發生車禍,對方是開賓士的「當舖」人,這類人在台灣大都是黑白兩吃(因為我的一個好朋友也是開當舖的)

    到了事故現場,發現四、五個警員,以往的事故,大約三個就很多了,今天人特別多,而且對方也「落」人來,其中有人就和員警很開心的在對話,我們問警方沒有監視器如何看肇事責任,警方說:我啊裁,我啊不是神啦,這哦,沒監視器就要問神明啦。這樣的態度,對嗎?

    之前,阿捷被撞的時候,警方的處理是:你們雙方有沒有要拍照的。現在這群是自己拍一下車子,就說:來來來,車子可以移走了。很趕著要處理事故現場。

    此時,一個伯伯來了,他說他兒子有看到,他叫他兒子出來說,伯伯說:人不管黑白、有錢沒錢,就是要有正義啦。怕啥會。黑白攏沒怕啦,正義是人要有的。

    我們和冠智爸都說:伯啊,你就勇敢,台灣就需要你這種人。伯伯說:這是人應該做的。

    如果我們的社會也多些這種充滿正義的人,台灣的不公不義會少一些。面對黑色勢力,人民會怕,但是公僕沒有盡到保護人民、維護公平正義的責任時,身為老闆的我們,也要挺身而出,要有阿伯的勇氣。

    這次的事件,讓我發現台灣在司法正義的處理上有很多的問題,事故現場沒有監視器就沒法了嗎,這些警員是沒看過CSI哦,不會問、不會查嗎?最後還是我們自己去找到有監視器的公司,剛好有錄到,而員警原本說要和我們一起看的,但是轉過頭人就不見了。這樣的辦案方式,也難怪台灣的司法有那麼多的不公不義。而弟一到醫院,醫生沒有做什麼檢查,警方一來就說:你沒怎樣,來吧,我帶去警局等家人。這樣對嗎?因為弟的公民意識不足,所以呆呆的出院了。

    一個大一學生,沒有公民意識、常識,讓自己的權利受損也不知道,看到這樣的大學生,想起近來的「國是會議」,如果現今的台灣學生,還有當年野百合學運時的公民意識和勇氣,我們的政治會有越來越多的清楚人。

    沒有公民常識,可以學;沒有公民意識,就會被看不起、被當官老爺宰制下的「死老百姓」。當公民意識抬頭了,加上常識的補足,當然還要有六度三箴在,這樣的公民對待,台灣會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公民國家。

    到了下午,爸說:真的要找一天,好好幫大家上一堂什麼是「公民意識」,不要讓自己的權利死了。


    國民精神 / 好國好民

       
  • 學柯南來辦案 (11-16-2012冠智)

    現在的警察人員素養眞的很差,很簡單的車禍,要釐清事情的眞偽,沒辦法處理,還說一些不負責任的話。今侄子就是車禍,警察到場量完,到一間檳榔攤去問有誰看見,沒人出來作證誰闖紅燈,可能看到對方是黑道的,警察也認識他們。還好有一位看到的先生,回到家說給他父親聽,他父親專程帶他過來作證,世間還是有公平正義的人。然而警察說路口都沒有監視器,「對錯我就來問『天』了」。結果我們就挨家挨戶去找,剛好找到一問有拍到畫面調閱出來很清楚。看到現在的公僕是這樣辦事的,人民只好學柯南來辦案。天啊!有人用你的名來掩蓋他的無能啊!我們也只有用你的能量來圓滿這世間了。

上一篇:人稱「阿勇師」的汪義勇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不期而遇的托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