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看店時爸為了昨晚元昌起情緒對他大聲回話的事,要我去開導開導他。
    要說什麼他就只是情緒不好沒有怎樣啊。

    爸媽為了這事兩人繼續討論,不加入,因為他們只是在對演情境。

    感覺長輩們的思考模式仍是會架構在我是大人,不管你的情緒如何就是要作到禮貌,也不管你的情緒是否平衡。

    其實昨晚當下就在現場,也清楚情況。爸要在風頭上去處理,我則是選擇風頭過了再來處理,而且也處理過了。

    還有就是要人代言傳話,他們沒辦法自己去說,過去的我也如是。

    過去遇事也是希望有人可以幫忙處理,自己就會躲在後面,經觀察省思,似是不敢迎上那衝突,怕失節失控。

    在這當下也看到了自己成長的足跡了。懂得分辨岀什麼是可以管與當下可以處理的。可以管可以處理的就去作,不能管不能理的,相信是對「停得下來與夠相信因緣嗎」的測試。

    面對長輩,內心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點點點的想説教,無法放下作個由衷的小人(很多OS齁——慚愧)但對外人反而可以輕鬆作到。

    相信這是很正常的,但卻是個不能逃避的課題啊。

    願正視也這樣謙虛學習。

    以為的好人如今不再是好人,對其態度會跟著變。

    從小就認識他的叔叔,因他常來家裡與爸喝茶聊天、、、、

    今天聽了媽説的一段故事,才知道他也不是什麼好叔叔(別人欠他錢,他竟帶著那人來跟爸借錢,好還給他自己,爸是看在他的情份上才借那人錢的。這是事後那人自己説岀來的。這樣的叔叔,我無法再叫下去了〜在當下的前一秒,還很尊重他呢,當下看到他會避開他了)

    爸媽其實為了這事內心還是耿耿於懷的,嘴巴説這世欠他就要還他,就當是欠他的。但心理卻不是那麼心甘情願。

    「媽你們如果真能這樣理解就應該高興,而不是這般的怨命。如我們如果把欠人家的錢還清了,是不是一件很高興的事(媽説對啊)那這樣的心態是不是很不一樣,你不會有怨,而是開心高興。」

    這情境ok過關,但接下來稍稍跌了一跤,是作不到「父母有過,下氣怡色、柔聲以諫;父母不聽再等時機(等能量飽足)勸諫」,恭敬柔順也許不是曲意逢迎的小人。唉喲喂呀,只聽緊急煞車聲踩的嘰嘰叫,到最後只能嗯嗯嗯是是是。

    沒作到的下次改進,現在作不到的謙虛再學習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我的家庭

       

上一篇:走了一趟墾丁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天公疼憨人





作者其他文章

中國人靈魂的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