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文化中國是很多人的夢想,「天下一家」、「世界大同」、「四海之內皆兄弟也」…好開闊的胸襟,好偉大的民胞物與情懷,這些組成了我早年對中國的情感。

    長大後,慢慢發現很多中國人的不一致性,他們在權與利的爭奪下早已將偉大胸襟拋諸腦後,剩下來的是血淋淋的鬥爭,藉由關係結黨營私,只有人治沒有法治,無視於別人的受苦,沒有平等分配資源的觀念,只有階級的傾軋沒有基本人權的尊重。精力都耗在內鬥,如何談得上發揮每個人的最真與最好,整體競爭力不但不足,而且造成萬萬億億人的苦難不斷,一個對別人苦難無感的人,是一個人格分裂不自然的人,中國有人受苦、有人享受別人的受苦,這是一個分裂的國家

    為了家族宗族的集體意識,很多中國人都在壓抑,都無法做最自然的自己。目前傳統的家族力量在解體,中國人成為沒有核心價值的民族,眼中只有錢,拿不出好的文化貢獻給世界,找不到好的典範讓大家學習與尊敬。

    中國統治階級一直都有老大哥的心態,自己當老大,要不然就是依靠老大哥(如今日馬英九在國內當老大,同時依靠中國老大哥),永遠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,不願意真的好好談判、好好合作(國民黨瞧不起民進黨,根本不跟他談),自己內鬥鷸蚌相爭,讓別人漁翁得利(美國與中共)。

    師的開示,把中國人的劣根性講得非常透徹,內心有很深的痛,這樣的文化是那麼樣的深沉,深入每個人的骨髓,讓人不易察覺,不經由清楚的解析,大家還沒有真正弄清楚二百年來的災難,問題出在哪裡?

    要打破這樣的輪迴,我們一定要回到「自然」,允許每個人有主體性,允許每個人先做自己的最真與最好,允許每個人有平等受用世間資源與發展的機會,有主體性、有平等受用,才是自然,自然一定是自在、流動、開心的,源頭一定是清淨的,就像水的源頭,每個人都喜歡乾淨都喜歡自然。貪嗔癡不是自然,貪嗔癡是造作,是慈悲喜捨(自然)被阻擋的不流動。

    dharma達摩,就是法,就是自然。最自然的呼吸、姿勢、動作、感情、想法、欲望…,要回到自然,就要先懂得跟自己相處,做自己的最真與最好,然後公平、合理的對待別人,人跟人的關係一定是平等尊重的,每個人都能得到基本的生活條件,同時有相同發展的機會,形成一種互相增上的良性競爭,至於公眾事務,就需要法治,權責一致,有強烈的責任感(言出必行的當責性),日本受禪宗影響懂得化繁為簡,明治維新又讓他們學到法治的價值,加上武士道的負責精神,所以讓他們可以擠身現代化國家。

    中國還停留在結黨營私、勇於私鬥怯於公戰的階段,二三千萬人宰制13億人,得到的財富洗錢到海外,移民海外只要繼續說自己是中國人,就算愛國,實在很諷刺。做為一個國家,有人權,人民生活好,自然會有認同感,感情是很自然的,如需透過「愛國教育」,那只是在消費「苦難」、浪費人民的愛心,自私自利掌握權勢的統治者,不能代表國家,人民要愛的更不是他們,國家真正的主人是人民,國家存在的唯一目的是創造人民的福祉,除此而外國家只是虛幻的名詞。

    中國人要看透極權統治的真實面目,拿回自己的生命主導權,每個人都要有主體性,先做自己的最真與最好,對待別人都能互相尊重,期盼中國文化能夠汰泊存菁、與時俱進,中國人不再虛偽早日回歸自然,人民都能睜開雪亮的眼睛,分清楚真正的核心價值,把爭權奪利的統治階級送進歷史的灰燼,還給人民清淨平等的生活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三昧智

       

上一篇:回到一切關係的源頭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我們的最自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