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台灣的教育,可以說是「灌塑膠」的死腦筋教育。全都是一個模子出來,沒有變化,放入同樣的原料,從學校這個大機器做出一模一樣的產品。

    今晚和冠盛叔叔一同用餐,說到他們公司(飯店)目前都有建教生來實習,這幾天他指導一個建教生切筍子,前幾天有依他的方式在切,他也告訴學生這樣切的原因和好處,不料轉個頭學生又切他自己的樣子,他問說為什麼,學生說學校這樣教。

    到了第五天,學生說:我可以不要再切了嗎?叔也同意了。

    他說現在的餐飲業很明顯看到了斷層,學校教出來的是一個個死板板的學生,老師都依書來教,沒有以前師徒制那種「你自己要有想法」、「一步步走上來」的那種辛苦。

    很多的學生一畢業就有丙級執照,所以都很驕傲,不像他們以前都要從洗碗開始、從外送開始,這樣的師徒制目前日本還很盛行,因為這樣的制度,可以讓一個料理人更了解人心、更貼近人心啊!一步一腳印的辛苦,才會珍惜站在舞台上的時光,所以對自己的料理更會有一股尊重,這樣的感覺也會傳給客人。

    但現在的飲食風潮走向「財團化」,什麼都是SOP標準作業、中央廚房,沒有了料理本身的藝術。料理是吃進身體的,要從身一直到心都有感受,不然身體飽了,心還是空的。

    一家米其林三星的餐廳,可以讓人身心都滿足。

    叔叔說台灣人的食衣住行育樂很多都被財團綁架,我們的身心都被財團綁架,所以心變小了,所能觸到的世界也小了。

    從今天對話中,看到了一連串的標準作業下,如果沒有主動學習把自己心打開,那我們的心量會越來越小,慢慢地會成為一個機器人,人云亦云,沒有自己真正的想法和感受,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。

    當財團掌握一個國家的大部份資源時,我們更要有清明的身心才能從中找到出口,叔叔對未來餐飲業有一股憂心,但因為有法的學習,我們和冠智爸,都看到不同的轉機,在一片「財團化」陰霾下,很多事是固定的,但人總是會成長、會改變。

    看看很多國家,也是很多方面都財團化,但仍是有些個體企業存在,因為他們有自己的特別處,就和聖脈一樣,在這麼多的團體中,我們的特色是定課、聞思、日記、導師的親自教導,我們有我們的特色,仍是有人在找尋《聖脈》這樣的團體,總是會有人找尋純粹的料理。每個料理人能做的是做自己的最真最美最好,不斷提升自己,以達「身心技」融為一體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職場即道場

       

上一篇:參話頭,嘸噹承話尾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口是心非的華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