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下午出貨,原本很好的步調,因為阿卿伯的鬼叫而起了不可意

    貨多也叫、貨少也叫,真的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。貨多,阿卿伯是說:這是要我怎麼送;貨少,他說:還有沒有地方要去。沒事,他說他是一個無法被留在公司內的人,因為他說他有室內恐懼症啦。

    貨少,對於目前的油價來說,對公司是一大成本,一樣是一台車出門,當然可以戴越多越好,我也是會考慮到阿卿伯的體力,所以不會有太多的東西。但是他就是很愛亂叫,特別是東西一多,他就亂了,一亂就亂叫,他一叫,我就覺得「很奇怪耶你」,這又沒什麼困難的,很簡單的工作啊,貨品的清點、上車,一樣一樣來,很簡單,有什麼難的。

    後來發現到是因為自己的好運,才會覺得阿卿伯很煩。在來公司之前,我的工作每天出貨時都要一個司機配合一個倉管加上一個會計(就是我啦)同力出貨、點貨後才可以出車,所以練就了一身清點貨品、整理貨品的功夫,因為有過這樣的訓練,所以我很幸運可以比阿卿伯多了很多會的東西,但是他沒有學過,所以會有困難在,我看到的是他的鬼叫,而沒有看到他的認真和困難,所以會覺得他很煩。

    就像自己在面對我覺得有對,困難的事情時,我也會哇哇大叫一樣,我也會反抗一樣,都是一樣的,只是今天沒有馬上回到法上,沒有回到世間沒有別人上,所以有了你我的分別,這樣的分別心,讓我對阿卿伯說話不由衷。

    當我們看事情都用「我」在看時,往往看到的是自己的好,而看不到對方的好,會很容易用自己的標準來評論對方,這樣就是對立的開始,所以口行就衝動不由衷。

    還好有法、有師、有同修梵行,冠智爸的踩剎車,所以沒有繼續不可意下去。在自己出現不如法、有漏時,當下又沒有立即發現,這時就很感恩有同修可以幫我即時拉回校正,謝啦,阿爸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職場即道場

       

上一篇:正向積極觀呼吸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輪到我布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