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究竟是過去事情發生時的感受為真呢?還是現在所賦予的意義更為貼近生命的實相?

    如此推敲,感覺過去所有觀念上的執著都是可以被放下的,「我」如果可以因此而不再自以為是,是不是也可以算是一個躍進?歷史的解釋權從趣向法流開始,以法重新創造歷史,能不能也為未知開闢新局?這樣的看待「境」與「心」,也算是一種主動吧!

    今天是鼎福家具公司第一次上課,和一湛練習同心同事,與世間結緣,在流動而融洽的氣氛當中,幫助每一個人,體會透過呼吸和定課使身心安靜下來,小團體的好處是可以充分給予每個人表達和互動的時間和空間,感覺和一湛默契十足,整堂課程與成員很自然地形成一種「協同」的互動氛圍。

    一開始,與每個人在輕鬆愉悅的氣氛之中互動,自我介紹,淺談個人對工作和課程的期許,認識彼此。

    接著,一湛帶領大家從百會穴和湧泉穴的認識開始做全身放鬆,然後抬腳金雞獨立,測試免疫系統年齡,第一次體驗,大家都不太穩定,一湛很巧妙地說:「所以我們要來搶救我們的免疫系統年齡。」這麼一說,大家都自然而然地認真專注了起來。

    然後透過兩兩互相按壓認識脊椎,放鬆脊背,一湛說:「我們的身體藏有金礦的礦脈,可是大家都不知道身上的寶藏。」感覺一湛的破題很有吸引力,之後再引導大家輕鬆經行,最後配合呼吸,感覺每個人都很投入地配合著,流動的分子在場域內自由移動,自在而無礙,很是享受,經過幾位朋友身邊,都可以感覺到他們專注凝聚的能量。

    然後簡單調身靜坐,感覺大家都很快進入狀況,當下感覺形成一個很穩定的能量圈,我的注意力很自然地跑到了圓圈的正上方,強烈地感覺到「一個整體」,呼吸中體驗金白色光亮帶來陶然的放鬆,一湛要每一個人都想想對未來的夢想,當一湛喚醒大家時,心裡回向:「願每個人都能如我一般受用呼吸的喜樂。」

    之後大家分享剛才靜坐時的畫面,每個人都做了精采的分享:熊先生希望成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;怡芬想要成立一個收容殘障的養護中心;建勳想要旅行;濬紳希望業績長紅:燕玲希望全家幸福和樂。一湛很善巧地用公司是同一條船的比喻,將每個人的願望和工作做了結合,成就自己,幫助別人。熊先生很有氣度和雅量,表達願意一起努力,共同前進的意願。

    藥石的時候,我帶著大家簡單認識藥石作為治療饑渴的涵義,感受能坐在這裡吃飯不是理所當然,我說:「我們的工作是需要品味的傢俱和設計業。品味,一定是從開發自己身體的感覺開始,能夠有感覺,才能對別人敏銳,才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知彼,一定從知己開始,而吃飯,就是體驗感覺最好的下手處,放慢速度,就能感受到每一個細微的感覺。」輕鬆而愉快地讓大家體驗藥石,不急著要求每一個動作都非常緩慢,旨在幫助每個人享受和受用當下,從建立對法的喜愛和信心開始,每個人都回饋很受用。

    課後和一湛檢討上課的內容,兩人都感覺很喜歡彼此之間流動的默契和信任自在,對彼此沒有牽掛的感覺,相較肯特35人的人數,感覺小團體的帶領,流動感是容易許多的。

    之後,一湛問我一些托缽的問題。其實,托缽我是新手,但是我分享了一些業務經驗。一湛說,她有很多熟人,可是感覺往往對方就是給一堂課,就沒有後續了,感覺對方是賣面子。我想起以前賣書時,一開始會去找熟人,主管就曾經教育過:「要叫朋友賣面子給你,就要賣最大的!」法不是幾個呼吸就可以有收穫,所以托缽時一定是按照每一個人的時間狀況給予最大的課程量,如果感覺至少也要兩三個月才能幫對方建立習慣,我感覺,一開始就要做成約定。

    然後分享了內心的一些想法:感覺師的每一個法都是360度的廣角周延。又深具信仰的高度,是生命最精粹的寶藏。但我們不能急著告訴對方自己有多好,而是以對方為主體性,從對方的身上找到他原來早就已經有在用「法」,再來銜接師的法,告訴對方其實自身原本就具足寶藏,只是不識自身的瑰寶。我們要給予的,只是光線。感覺一心的日記說得真好:「老師是『光線』與『空間』的創造者,讓每一個人在生命中無懼地探索,發掘真正的自己。」師的法充滿「光線」與「空間」,這光線和空間實在就是每個生命最精妙的入口啊!


    人籟萬千 / 生命教育

       

上一篇:煮甜品猶如做定課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承受不住的壓力